热搜: 印顺  明心 

涅槃(连载22)----平实导师

   日期:2018-07-15     浏览:43275    三摩地网 www.sanmodi.cn    
  在进入大乘佛菩提道中求证真如之前,必须先修得定力;见道后方有真见道时应有之功德受用现前,否则皆只是干慧而无实益,乃至成为大妄语人,舍寿后下坠三涂,诚可怜悯。以是缘故,《大宝积经》卷57 云:【若人无定心,即无清净智,不能断诸漏,是故汝勤修。】1 根本论《瑜伽师地论》卷53,弥勒菩萨也说:【又复依止静虑律仪,入谛现观得不还果,尔时一切恶戒种子皆悉永害。若依未至定证得初果,尔时一切能往恶趣恶戒种子皆悉永害。此即名为圣所爱戒。】2《大般涅槃经》卷31〈师子吼菩萨品 第11 之5〉也有如是开示:【善男子!如拔坚木,先以手动,后则易出;菩萨定慧亦复如是,先以定动,后以智拔。】3这就是说,众生的烦恼,不论是二乘见道、修道所断的一念无明烦恼,大乘见道所断的无始无明烦恼,都是牢不可拔的;必须先有修定过程而生起定力以后,刚强难调的心性已被定力降伏了,再以智慧实证而能运转时,才能如实断除烦恼结使。犹如声闻法中五停心观实修之目的在于发起未到地定,藉定力摇动或伏住烦恼结使;然后继之以声闻菩提的见道断我见时,声闻见道之后的智慧自然即可运转,才能名为已经证转之初果圣者。大乘法中亦复如是,须先有未到地定之定力,然后求断我见,继之以参禅求证真如;以未到地定支持的缘故,证真如以后才能免于退转;以此缘故,平实于弘法伊始乃至今时,一贯不变地主张必须有定力相应,才能真的实证三乘菩提的解脱果、智慧果。
  复次,真见道前的四加行,其内涵为名、义、自性、差别,与入地前应修的四谛十六品心、九品心的加行内涵全然不同。这是第六住心圆满后,欲入第七住位者必须修习的内涵。在第六住位中,必须圆满观行五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都是无常生灭,都非真实不坏的自我,至少必须断除我见而断除三缚结,令初果人所得的解脱道智慧得以证转,这是在修学大乘见道前四加行以前就必须先实证的。若是阿罗汉回心大乘修菩萨道,就不须先修这个内涵,可以直接修习大乘见道前的四加行,藉此四加行的观修,如实建立“能取、所取皆空”的正知见。这就是心中必须先建立一个正确的观念:能取的七识心是空性如来藏的一部分,所取的六尘及色身五色根也是空性的一部分。能如实建立这个正知见,才有可能积极求证空性如来藏;未来实证空性如来藏时才能如实观察,自行印证“能取、所取空”的正义;在已得未到地定的前提下,证得如来藏时自然心中无疑,即能证转大乘真见道位的智慧。
  于菩萨所修习的唯识增上慧学中,世亲菩萨曾为这个四加行的道理,造了《唯识三十论颂》,其中一首颂说道:“现前立少物,谓是唯识性;以有所得故,非实住唯识。”正是指四加行过程中的菩萨应先建立的正知正见,寻觅能生万法的第八识时才能有正确的方向。往往有人在这个段就自以为实证真如了,但在确认已证如来藏而非错证之前,都是想象意识如如不动的假真如,误以为即是真实唯识的境界,其实尚未脱离识阴范畴,仍属四加行位的菩萨,未得真见道功德。这首偈的意思,对于禅宗想要求悟的人而言非常重要,是故应该略加解释:“于现在自己所知的境界中,先建立一个万法唯识的认知,就好像真的有一个东西名为真如,是能生万法的唯一真识,存在现前的境界中;有这样的认知,而说这是真实的万法唯识的体性。但因为仍只是一个想象的建立而非实证能生万法的唯一真识,仍然是住在意识境界中而有六尘境界所得的缘故,并不是真实的住入万法唯识法性的境界中。”
  意思是说,要在心中先建立正确的认知:每一个人都有八个识,除了识阴六识及意根末那识以外,还有一个自己从来都不知道的第八识如来藏,名为阿赖耶识;这个阿赖耶识恒时显示其真如法性,是每一个人都各各本来自有,而这个真识能执持各人所造作的全部善业、恶业、净业、无记业种子,舍寿时依所造的业种而转生到下一世去,由祂变生各人下一世的色身与识阴觉知心,具足五阴而再次成为一个全新的五阴身心,然后就有五阴身心所附生的万法一一出生和运行;由此第八识如来藏有能生五阴身心与万法的功能,所以能取境界的觉知心七个识,与所取境界的六尘相、五根身,都汇归于这个第八识如来藏。第八识函盖了意根末那识及前六识,当前七识被第八识出生而使八识心王具足时,就能辗转出生万法,就把如来藏阿赖耶识这个能生的识性,称为万法唯识;所以唯识学的祖师们说“摄数归王,故说一心唯通八识”、“摄所归王,说一心唯通八识”。也就是说,假使有人说有情唯有一心时,这个一心指的就是八识心王和合具足时的心;就是把七转识摄归于如来藏阿赖耶识,所以若要主张有情众生都只有一心时,必须说这个一心就是阿赖耶识。
  假使能够这样建立心中似有阿赖耶识存在,而自己现在还不能证得,所以努力参禅寻觅自心阿赖耶识;后时终于证得阿赖耶识时,即能现观色身觉知心等万法皆是从阿赖耶识心中出生;而阿赖耶识于此等万法中运行时,自始至终都显现真如法相。如是亲自证实五阴身心(含十八界中的六尘境界及色身)以及万法,全都是由阿赖耶识直接出生、间接出生、辗转出生,便能确实观察万法唯识的道理而非思惟或想象所得,这时才能称为亲证唯识性的菩萨。在如是亲证之前,纵使亲近善知识而听闻正理,自己也如理作意思惟而无错误,仍然不是实证唯识性的菩萨;因为这时仍然不知道真识如来藏的所在,仍无能力现观如来藏阿赖耶识是如何出生五阴身心及万法,依旧落在现识与分别事识等七转识中,所以虽在知解层面已经知道了,但所住的境界毕竟仍在意识或识阴六识的境界中;而这六识的境界全都是有所得的——不离六尘境界的领纳,因此仍然不是真实证得唯识性的人;因为唯识性是指第八识如来藏所住的境界性,是不在六尘中的见闻觉知性境界,又能随缘任运而出生万法,如镜现像。此外,真见道时必须先有断我见、未到地定,以及菩萨修到第六住位应有的福德作为条件,才是可以证转真如、证转唯识性的菩萨,才是真见道位的菩萨。否则只是干慧(知识)而无实质,久后必将生疑而不能心心无间,必然退转;现时虽自认为未来绝对不会退转,但仍然无法实现未来永不退转的保证。犹如无数劫前的净目天子法才与王子舍利弗曾经悟得真如,般若正观现在眼前,同样自认为永不退转;但因无佛菩萨善知识摄受,本身又无见道前应该先具备的条件,于是依旧退转;世尊说这一类人:“退入外道若一劫、若十劫乃至千劫,作大邪见及五逆,无恶不造。是为退相。”4 是故求证真如之前——欲求真见道之前,应该先把见道前应有的福德修集完成,再把性障修除大部分,再努力修学见道应有之佛法正见——能取心与所取境皆是空性如来藏;具备了这个正见而无犹豫之后,并且必须先修成坚固之未到地定(不论是静中定或动中定,但以动中定最佳),然后摄取参禅应有之知见与看话头功夫,才开始参禅求证第八识如来藏,以免将来悟知如来藏时成为干慧,未能生起证转真如、证转实相般若之功德。这是菩萨道真正修行者在寻求真见道功德的实证以前,必须先建立的正确认知。大乘见道之标的是证真如,而真如是第八识如来藏的法性;由于祂有真如法性,所以能出生万法而自己如如不动;也因为祂能出生五阴身心及万法,恒住不坏,所以《楞伽经》中 佛陀说祂是真识;并说意根是现识,识阴六识是分别事识。又说色阴及七识心犹如波浪不停地摇动,而色阴及七识心全都是由真识阿赖耶识所出生,依附于这个真识而运转,这就是真实唯识性的略说。意根有遍计执性,是促使诸法从真识如来藏中现行的动力,导致众生流转不停,所以名为现识;而识阴六识则是专门在六尘境界中广作分别的妄识,故名分别事识;把现识与分别事识等七转识合起来说明七转识的自性,就是唯识增上慧学中的虚妄唯识门;合此虚妄唯识与如来藏真实唯识等二门,才是圆满的唯识增上慧学,否则即是抱残守缺而且必然是误会诸地增上慧学成为虚妄想的唯识学,都是凡夫所坠而不能出之属世间学问的虚妄唯识。所以大乘的见道就是要证真如,真如是第八识如来藏的法性,若想要证真如,就得先证第八识如来藏。在实证如来藏以前,应先在心中建立正确的观念,知道自己也有第八识如来藏,是真实存在而在因缘成熟时可以实证的,祂是能够出生五阴身心及万法的真识。依唯识增上慧学的教导,建立了这样的正知见以后,就懂得去寻求有能力帮助自己具足证真如条件的善知识;依善知识的教导,次第具足了实证真如的条件以后,有朝一日自然可以实证真如,就能依真识如来藏的真如法性,现前观察真识确实是出生自己五阴身心及万法的心,这样才是初步证得唯识性,名为初证真如的菩萨。
  建立正确的知见以后,可以开始修习四加行,四加行的主要内涵是“名、义、自性、差别”;修习四加行之目的,在于如何将名(受想行识)的全部内涵弄清楚,然后将“名”之义如实理解,以免误解了“名”的真实义,以致修学佛法将唐捐其功;然后将“名”所指涉诸法的自性加以观察、如实理解,印证前面观察的“名”所指涉的“义”相符无误以后,可以将各种“名”的“自性”互相之间的差别全部加以理解。全部如实理解以后,便能确认能取的觉知心与意根,本是空性如来藏中的一部分;因为这些自我全都是生灭有为法,不是实有常住不坏的“自性”。而所取的色阴(五色根与六尘)也都是缘生性空,不是实有法,当然也是空性如来藏中的一部分。如是依理观察比量推断,已在心中确认五阴自我必是由自心如来藏所生,确认众生觉知心不由物生、不由虚空生、不自生 5、不无因生 6、不他生 7、不共生 8,而且已经具足四加行的观行圆满以后,就是证得“能取所取空”的加行位满足的菩萨,成就三界世间境界中最为第一的智慧;接下来就应该求证第八识如来藏,证实第八识真如心的存在。一旦证得第八识如来藏时,便能现观空性心如来藏是真实而又如如,就是证真如,就是实证空性,这时才是现观真如而不退转的时候。由以上的说明可以证明,于证真如之前,必须先修四加行,才能在心中完全相信另有第八识如来藏恒存而非单有识阴六识与意根存在,因此愿意求证之,实证而不退转以后才是进住于真见道位中。
  关于四加行的如实观修,会有四个结果:煖、顶、忍、世第一法。今依《成唯识论》略加说明,借以建立学人之正知见,方免混淆:
  次,加行位其相云何?颂曰:“现前立少物,谓是唯识性;以有所得故,非实住唯识。”
  论曰:菩萨先于初无数劫,善备福德智慧资粮;顺解脱分既圆满已,为入见道住唯识性,复修加行伏除二取,谓煖、顶、忍、世第一法。此四总名顺决择分,顺趣真实决择分故。近见道故立加行名,非前资粮无加行义。煖等四法依四寻思四如实智初后位立,四寻思者寻思名、义、自性、差别假有实无,如实遍知此四离识及识非有,名如实智。名义相异,故别寻求;二二相同,故合思察。依明得定,发下寻思;观无所取,立为煖位。谓此位中创观所取名等四法皆自心变,假施设有,实不可得。初获慧日前行相故,立明得名;即此所获道火前相,故亦名煖。
  依明增定,发上寻思,观无所取,立为顶位;谓此位中重观所取名等四法皆自心变,假施设有,实不可得;明相转盛,故名明增;寻思位极,故复名顶。依印顺定,发下如实智,于无所取决定印持,无能取中亦顺乐忍。既无实境离能取识,宁有实识离所取境?所取能取相待立故。印顺忍时,总立为忍;印前顺后,立印顺名。忍境识空,故亦名忍。
  依无间定发上如实智,印二取空,立世第一法。谓前上忍唯印能取空,今世第一法二空双印。从此无间,必入见道,故立无间名。异生法中此最胜故,名世第一法。
  如是煖、顶,依能取识观所取空,下忍起时印境空相。中忍转位,于能取识如境是空,顺乐忍可。上忍起位,印能取空。世第一法,双印空相。皆带相故,未能证实。故说菩萨此四位中,犹于现前安立少物,谓是唯识真胜义性;以彼空有二相未除,带相观心有所得故,非实安住真唯识理。彼相灭已,方实安住;依如是义,故有颂言:
  菩萨于定位,观影唯是心;义想既灭除,审观唯自想。如是住内心,知所取非有;次能取亦无,后触无所得。9
  语译如下:【第二,加行位的相貌如何?有一首颂这么说:“于现在自己所知的境界中,先建立一个万法唯识的认知,就好像真的有一个能生万法的唯一真识这个东西存在现前的境界中一样的认知,说这是真实的万法唯识的体性;但因为仍只是一个比量思惟的建立,而非实证能生万法的唯一真识,仍然是住在意识境界中而有各种境界所得的缘故,并不是真实的住入唯识性的境界中。”
  论曰:菩萨先于第一大无数劫修行过程中,应该懂得准备福德资粮、智慧资粮;具备福德与智慧这二种资粮时,就是随顺解脱分已经圆满了,然后为了想进入见道位住于唯识性中,要再修习加行来降伏或断除二种取,也就是说证得煖、顶、忍、世第一法等智慧。这四个阶段的智慧合起来名为顺决择分,这四个智慧能使行者随顺及趣向真实的决择分故。
  由于这是接近见道之前所作观行的缘故,就把这四个阶段的观行建立为加行的名称,但不是说前面的资粮位修行中都不需要加行的道理。
  煖、顶、忍、世第一法等四个法,是对四种法加以观察思惟所出生的四种如实智,是把四加行从最初到最后的分位而加以建立的。四种观察思惟(寻思)的内涵,就是以名、义、自性、差别等四个法来寻思五阴都是假有实无(观察思惟五阴的名、五阴的义、五阴的自性、五阴的自性差别,都是假有实无而归于如来藏),观行之后如实遍知五阴的名、义、自性、差别四个法,若离于真识如来藏就不能存在了;也要如实遍知五阴中这四个法的境界在真识如来藏自住的境界中并不存在,才能名为如实智。依五阴施设出来的各种名,与名所代表的真实义的法相是有所不同的,所以应该分开来观察确认;但是五阴的名与五阴的义之间,并非互不相干的二法,而是依于同一个法如来藏来说的,所以应该转入第二阶段再度加以思惟观察。由于确实明白名的全部内涵(确实明白名所指涉的真实义)以后,心得决定而不怀疑时,发起了下品的观察思惟智慧;这时观察五阴的名、义、自性、差别而全部不再认定为实有法,全都摄归如来藏了,因此建立为煖位;犹如磨擦木头尚未出烟,但已有些热度了。
  也就是说,在这个煖位之中是第一次观察五阴的名、义、自性、差别等四个法,其实全都是自己的空性心如来藏所变生的,假立名称为色受想行识而施设为正在现象界中存在,因此说之为有,若要探求其真实不坏性是不可得的。由于是在第一次获得智慧光明太阳之前所应作的修行法相的缘故,便建立“明得定”的名称(首次获得这种智慧光明而决定不疑);同时就在这里依于所将获得的见道智慧火焰的前行修习所得的热煖法相,建立名称为煖位。
  然后是依于智慧光明再度增加后的更强的定心所(明增定),发起上品的观察思惟,仍依名、义、自性、差别等四个层面,对自己所执取的五阴的名乃至五阴的功能差别,重新观察而确定自己对于五阴的名等四法都无所取,便建立为顶位;这是说,在顶位中第二遍详细观察所执取的五阴中的名等四法全都是自心如来藏所变生的,假名施设五阴中的名等四法是现象界中暂时的存有,想要寻觅受想行识真实不坏的常住自性体性是不可得的;重观以后便使智慧光明的相貌转而更加盛大,所以建立名称为智慧光明增加而说是“明增定”;又因为这是寻思位的最高境界,所以又建立名称为顶位。
  修完了煖位的下寻思与顶位的上寻思而获得寻思智了,接著要使自己依止“印顺定”,发起下品的如实智;这是要对无所取的观察思惟,能够心得决定而印定无误然后受持,在没有真实能取的观察智慧中,也能随顺爱乐而生起忍法,才是证得“印顺定”。既然确实观察并没有真实的境界离开能取识而得存在,怎么可能会有真实存在的能取识可以远离所取的境界而存在?这是因为所取的六尘境界与能取六尘境界的识是相待而立的缘故(因此能取的六识觉知心无常空,是六尘为助缘才能由如来藏所生的生灭法)。当菩萨如是印定而随顺下来,并且能够安忍的时候,就从总相上面建立为忍;也是依于已经印定前面的观察而能够随顺于观察的内容之后,建立“印顺定”的名称。这时由于能够安忍于能取六尘境界的识阴六识无常故空,本属空性心如来藏所有,因此也名之为忍。最后是依于无间不断的“印顺定”,也就是再也不会有疑心生起而认定不疑了,就是发起上品的如实智了;这时是双印能取与所取空,就是印定能取境界的六识觉知心是无常空,都是空性心如来藏无量功德中之一部分;同时也印定能取的六识心所摄取的五色根及六尘相分,一样都是无常空,一样是空性如来藏中的功德之一;这样在觉知心里面建立有一个空性心如来藏,而且观察五阴全部都属于空性心所有功德中的一部分,就是双印能、所取空的加行位圆满者;这是三界世间境界中之至高无上法,世间凡夫无人能超越这样的观行智慧,就依这个观行所得的智慧建立为“世第一法”;是说世间一切凡夫有情的见地,全都无出其上。这是说,前面的上忍(煖、顶为下忍)只能够印定能取的六识心是空,如今这一阶位的“世第一法”是能取空与所取空二者双双印顺决定,知道全都是由真实唯识的空性心所生。从此以后究取第八识空性心而无间断,有一天必定会证得如来藏真如而进入真见道位中,所以建立“无间”这个名称。在所有异生凡夫的法中,这是最殊胜智慧的缘故,名为三界世间的第一法。
  就象是这样子,煖、顶是依能取识等六识心来观察所取的六尘境界空,下品忍生起时印定了六尘境界的空相。中品忍证转的阶位中,是在能取识犹如六尘境界一样是空性的看法上面,能够随顺、安乐、接受、认可。在上品忍生起的阶位中,印定能取的六识心也是空性中的法性;在世第一法阶位中,则是双双印定能取是空性的局部与所取是空性的局部等二种空相。由于这四个阶位中全都带有五阴相的缘故,还没有能力证得真实唯识的法性(还没有能力证得如来藏真如而无法现观能取及所取都属于空性心的局部)。所以说菩萨在这四个位阶中,仍然是在现前方便安立的似乎有一点点东西,叫作是万法唯识的真实胜义法性;由于他的空与有等二边的法相尚未除灭,带著空相、有相而观察真实心如来藏时仍是有所得境界的缘故,不是真正安住于真实唯识的正理中。只有证得如来藏而住于真如境界中,使那个空相与有相全都消灭以后,才算是真正的安住于唯识性中。依于这样的真实义,所以有颂这么说:菩萨住于唯识性的印定位时,现观五阴等影像纯是如来藏自心;住于真如境界中,对五阴等义的认知既然已经灭除了,详细审度而现观五阴等义全都只是自己的认知。像这样住于自己内里之心如来藏的真如境界中,了知所取的六尘境界并非真实有;随后现观能取六尘境界的觉知心自己也不是真实存在的,都是如来藏所变现,最后是由此触证而完全了知自己对一切法都无所得,因为能取的自己与所取的六尘、五根身全都是自己的如来藏心所变现的境界。】
  由上面概略的圣教解说,有关唯识五位中的加行位,已经证实必然是在真见道位前,而非真见道位之后。四加行的实地观修内容,不于此书中说明;于正觉同修会中的禅净班,教到高级部的课程时,亲教师们自当有所教导。四加行若已确定观修圆满后,观察自己在大乘见道上应有的其他条件也已具足时,即可求证真如,就是求证第八识如来藏。证得第八识心以后才能现观真如,能现观真如时方能如实观察有情身心都由各人的自心如来藏所生;乃至扩大到有情相关的万法,全都是由第八识心配合祂所生的七转识与色阴等十一法来共同成就;能如是深观而确定无误了,才能说是已经证得唯识性而真正“住唯识性”中。这时所见的身心万法都如影像不实,也确定所取的色身五根及六尘都非真实有,而能取的觉知心及处处作主的意根自己也都不是实有,而能生的如来藏自己亦不领受六尘中的任何境界,因此一切都归于无所得,获得与大乘无生智相应的智慧解脱,这就是《成唯识论》所举颂中说的“观影唯是心……如是住内心,知所取非有;次能取亦无,后触无所得”。也就是证得第八识心而证悟唯识理以后,如实观行已能运转第七住位的智慧功德而决定不退了,然后次第进修而审观能取的自己与所取的色身及六尘等万法,莫非自心八识心王所生所显,都应归属于一向都无所得的自心如来藏。这时开始经由非安立谛三品心的修习过程,及救护一切众生离众生相而破邪显正的大福德,以及三品心圆满时生起的初禅离欲心境,便能到达第十回向位,此时已具足第十住位眼见佛性的如幻观、第十行位的阳焰观、第十回向位的如梦观,但还没有生起初分无生法忍,尚未入地 10。
  欲修大乘真见道前的四加行之前,平实有私心里的话必须告诉读者:欲证本来自性清净涅槃及佛地大涅槃者,应发无上菩提心,非发起声闻心;也就是应该具足菩萨性而成为菩萨种姓,永远都不欣乐于无余涅槃解脱三界生死的自了境界。
  《大方便佛报恩经》卷2〈发菩提心品 第4〉:
  佛告喜王菩萨:“善男子!谛听!谛听!菩萨摩诃萨知恩者,当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报恩者,亦当教一切众生,令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若发菩提心,云何而发?菩萨因何事故,所以能发?”
  “善男子!菩萨摩诃萨初发三菩提心时,立大誓愿,作如是言:‘若我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当大利益一切众生,要当安置一切众生大涅槃中,复当教化一切众生,悉令具足般若波罗蜜。’是则名为自利,亦名利他。是故初发菩提心者,则得名为菩提因缘、众生因缘、正义因缘、三十七助道法因缘,摄取一切善法根本。”11
  语译如下:
  【佛陀告诉喜王菩萨说:“善男子!正确地听取!正确地听取!菩萨摩诃萨若是对佛陀知恩的人,应当发起无上正等正觉之心;对佛陀报恩的人不但要对佛知恩,也应当教导一切众生,令众生发起无上正等正觉心。”
  喜王菩萨说:“若是发起菩提心时,应该如何发起?菩萨是要因什么事情作为所缘之故,所以能发起无上正等正觉之心?”
  “善男子!菩萨摩诃萨首次发起无上正等正觉心的时候,建立大誓愿,口中出声而这样子说:‘若是我将来成就无上正等正觉时,将会广大利益一切众生,一定要安置一切众生于大涅槃中,不会安置一切众生于二乘涅槃中;并且一定会教化一切众生,全部都使他们具足实相智慧到达无生无死的彼岸。’这就是我说的自利,也说之为利他。由于这样的缘故,首次发菩提心的人,就可以名为菩提因缘、众生因缘、正义因缘、三十七助道法因缘,因为这样子发菩提心时就是摄取一切善法的根本。”】
  由此可以证实,菩萨不但应该寻求解脱于三界生死,还应具足菩萨性,成为菩萨种姓,才是佛法中人。因为诸佛要度的人不是聪明伶俐者,不是要度自了汉成就可思议解脱,而是要度一切众生都得诸佛的不可思议解脱;而一切众生度不可尽,菩萨及诸佛都同样不许入无余涅槃,所以证得无余涅槃以后还要起惑润生再度受生于三界中,继续自度度他;或是成佛以后示现灭度而实不取无余涅槃,仍然继续在十方世界中不断地示现八相成道而转法轮,利乐众生都得佛道而永不灭度。因此,诸佛菩萨所度的对象虽然是一切众生,但要帮助众生实证真如住入唯识性之前,都得先教导众生发起菩萨性而成为菩萨种姓了,然后才帮助众生实证真如而住入唯识性中;所以诸佛、菩萨广度众生悟入真如时,都是只度菩萨性具足的人,这是所有求悟真如的佛子四众都应深入及正确了解的次法。
  ---------------------------------
  注1《大正藏》册11,页334,下3-4。
  注2《大正藏》册30,页590,下1-5。
  注3《大正藏》册12,页548,中6-8。
  注4《菩萨璎珞本业经》卷1 ,《大正藏》册24,页1014,下11-13。
  注5 自生者,例如有人主张意根末那识是无因自生。
  注6 无因生者,例如有人主张细意识可以自行出生,不需要有第八识执持意识种子作为意识出生之因。
  注7 他生者,例如一神教外道主张一切有情都是由自己以外的创世主所出生。
  注8 共生者,例如释印顺主张六根与六尘相触为缘即能出生六识,不必有第八识持种来出生六识。
  注9《成唯识论》卷9,《大正藏》册31,页49,上22-下3。
  注10 入地前仍有加行应修:大乘四圣谛之十六品心及九品心的修习圆满而证得第四果(即是《楞严经》中所说入地前应修的加行),然后生起十无尽愿的增上意乐,永远不入无余涅槃而回心佛菩提道。
  注11《大正藏》册03,页135,中5-17。
  (待续)
 
 
更多>同类电子报刊

推荐电子报刊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三摩地  |  虚幻之相,开谢不停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鄂ICP备18006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