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印顺  明心 

3、空行母悲歌——女性在藏传佛教的角色与命运----蔡志成\张火庆

   日期:2018-07-13     浏览:25954    三摩地网 www.sanmodi.cn    
  蔡志成
  正觉佛学研究院   助理研究员
  张火庆
  中兴大学中国文学系 教授
  摘要
  空行母起源于印度教性力派,是湿婆神之妻“伽梨女神”的女侍,属鬼神类,由 莲花生引入西藏之后,受藏地宗教文化的影响而有演变,如:种类增多,有佛母、金 刚瑜伽母、金刚亥母、度母、智慧女、明妃、事业女、天女、鬼女、夜叉女、罗刹女、 女信差、供品……等。而这些看似复杂的角色与功能中,最重要的是:配合男性喇嘛修双身法。从藏传四大派对空行母的选用条件及培训过程可知:空行母只是诱发淫 欲、完成双修的性工具;因此,须寻访年轻貌美、阴户有弹性之女性,再施以密法、 空性、密戒、灌顶及性技巧的训练,并授与智慧空行母之美名,让她们在民众中有崇 高的身分及优渥的生活,而乐于提供性器与喇嘛行淫,并幻想透过双修过程中喇嘛的 加持,也能“即身成佛”。然而,事实上这些女子如奴隶、如物品,被男人们送来递 去:弟子将她们献给上师,上师用完又将她们交给弟子使用;一段时日之后失去新鲜 感,则弃而不用;喇嘛对这些女子只有道具与祭品之意义,而不可有任何感情,所以 “空行母”在无上瑜伽中,只是被利用的“性工具”。
  由于空行母在藏传双修法中扮演的是“满足男子性欲”或“提供女性能量”的两 种角色,空行母只是宗教的虚名,女体/性器才是欲求的现实,在男权主宰的政教合 一环境中,女性的身体与心灵是被侵犯、被利用、被欺压、被掠夺的;空行母初始的 人权已失落,最终的命运更可悲,在牺牲个己的人身自主与心智成长以成全喇嘛的淫 乐及成佛妄想之后,终究被遗弃─因为,每一个色身都是无常的,有使用期限;而 喇嘛对空行母的需求量极大,且乐于品尝不同类型的女性,既然藏传佛教的女性行者 皆附属于男性喇嘛,有予取予求的使用权,那么,被物体化、工具化的双修女性,在 男上师的逻辑中,“用过就丢”“迎新弃旧”则是必然的结论。
  若就其以佛法名相为包装的邪谬妄想—欲贪为道、双修成佛—而论,藏传无上瑜 伽双身修法,始终不离欲界贪、不真持菩萨戒、不得根本定、不断我见我执、不证第 八识如来藏,三学六度皆不成就,又如何次第进修而成佛呢?既不能成佛,则施设整 套的理论、名衔、条件、培训,逼诱女性扮演佛母、明妃以配合双修,最后是修行落 空,两败俱伤,成了一场庸俗的骗局;在男性还能终身受用淫乐,在女性则是全面丧 失人格。这个喇嘛教的骗局,在西藏过去千余年或许被神话与政权刻意的覆盖了,在 今日全球化的文明发展与人权关注下,则必须被如实揭开并重新审视。
  关键字:佛母、空行母、明妃、事业手印、性力派、男女双修、无上瑜伽
  一、前言
  空行母,乃梵文 D
 
 
更多>同类电子报刊

推荐电子报刊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三摩地  |  虚幻之相,开谢不停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鄂ICP备18006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