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印顺  明心 

明心与眼见佛性(一).......... 正光居士

   日期:2018-07-14     浏览:2262    三摩地网 www.sanmodi.cn    
  明心与眼见佛性(连载一)
  ―驳慧广〈萧氏“眼见佛性”与“明心”之非〉文中谬说
  自序
  《楞伽经》中佛说阿赖耶识心体即是如来藏,《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自性清净章〉第十三亦云:“有二法难可了知:谓自性清净心难可了知,彼心为烦恼所染亦难了知。如此二法,汝及成就大法菩萨摩诃萨乃能听受,诸余声闻唯信佛语。”经中已明文:这个心体是自性清净,难可了知,当然不是一般的法师、居士所能了知的;彼自性清净的心体含藏著七转识相应的染污种子,更难了知,这个道理唯有成就大乘法的菩萨、以及听闻信受 佛陀开示的小乘声闻人,才能深信不疑;因此一般凡夫众生闻之不信,甚至毁谤,实乃正常。也难怪许多众生,包括藏密应成中观派的印顺、昭慧、性广、慧广等人不信;慧广又兼称是禅宗弘法者,却是执离念灵知意识心为真实心。他们一直百思不解:为何这个心体——阿赖耶识(第八识)含藏著七转识相应的染污种子,而自性还是那么清净无碍?心中无法想象:为何自性清净的心竟然会有染污?因为无法思议及亲证的缘故,前者干脆否定第八识存在,后者干脆认定阿赖耶识是妄心、妄识;这已清楚证明慧广法师是继承印顺藏密应成派中观的六识论邪见,所以慧广是六识论者,恐惧堕于断灭见故,不得不建立意识心的性用(见闻知觉性、离念灵知)为常住法,成为具足常见与自性见的佛门外道凡夫。
  又《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自性清净章〉第十三也说明两者之关系,如经云:“世尊!如来藏者是法界藏、法身藏、出世间上上藏、自性清净藏;此性清净如来藏,而客尘烦恼、上烦恼所染,不思议如来境界。何以故?刹那善心非烦恼所染,刹那不善心亦非烦恼所染;烦恼不触心,心不触烦恼;云何不触法而能得染心?世尊!然有烦恼,有烦恼染心;自性清净心而有染者,难可了知,唯佛世尊实眼实智,为法根本,为通达法,为正法依,如实知见。”经中已清楚明白说出,这个如来藏──阿赖耶识(第八识)──心体是法身藏、自性清净藏,却含藏七转识相应的染污种子;然而不论善法欲上的烦恼或者恶法欲上的烦恼,都不与如来藏心体相应,此心体也不接触生起时的烦恼,也就是说这个心体离见闻觉知的,所以不在六尘境上起分别而生起贪染厌憎的心行。正如《维摩诘所说经》卷中开示:“法(第八识)不可见闻觉知。”虽然祂透过自己所生的六根,以及共业有情所感的外五尘相接触而产生内六尘相分;再由七转识见分来分别内六尘相分,藉以连接外境,让众生以为真实接触外境,为吾人所受用,可是这个心体仍然那么清净,不会在六尘境起任何的分别,此即《维摩诘所说经》卷上所说正理:“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
  这样的正理,如果自己不是依照 佛的开示、善知识教导以及亲证祂,导致不能现观祂确实是如此的,就很难相信这个心体自身是自性清净,体内却含藏许多染污的种子。若是将来亲证了,发现祂外于六尘分别的运作,而在蕴处界上分明显现祂的真实性与如如性,故亦得名之为真如;这也是透过八识心王等九十四法所显而证得虚空无为,是所显得,所以是无境界法、无所得法;因此缘故,证悟如来藏者都可以随时随地现观自己如来藏的运作,也能现观如来藏自身的真实性与如如性,名为证真如,所以禅宗祖师常常说祂是真如。譬如吾人因有喜事而非常高兴、手舞足蹈的时候,祂还是那么清净,一点儿也不随外境影响,却能完全配合七转识运行;当吾人正在大发雷霆时,祂还是不动心境,将自体的真实性与如如性毫无遮掩的显示出来,能为亲证实相的人所亲见,毫无障碍。由于亲证第八识慧力照见其理的缘故,发起了下品妙观察智,以此智慧比量推之,不但能了知其它有情也都如此,也能现观别别有情真心的运作,都是同一体性——清净无染,不在六尘境上起分别,祂从来不思量,也不作主,因此缘故,发起了下品平等性智。合此妙观察智及平等性智,名为般若总相智、根本无分别智,即是七住菩萨的般若智慧。
  因为亲证实相心发起般若智慧的缘故,发现这个第八识阿赖耶识不论在动中或在静中并不是完全无知,还是有知;只是这个知,不在六尘境上分别,而是能够了知众生七转识的心行……等,此即《维摩诘所说经》卷上所说正理:“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由于这个第八阿赖耶识在六尘外的知,能够了知众生七转识心行,却不在六尘境上起分别,因此一般人在恭读经典时,无法真实了知 佛所说的真实义理,误以为这个真心在六尘境上有知,遂落入有语言文字的灵知心或离语言妄念的灵知心中,此中最好的例子,是以慧广法师为代表(因慧广法师否定佛在三乘经中说的本识如来藏,成为《楞伽经》中佛说的谤菩萨藏者,是最严重谤法的一阐提人,已失出家戒体,成为佛门中披著僧衣的俗人,已不再是法师了,故以下都不再称其为法师,只称其名。):
  一者,慧广不知这个第八识阿赖耶识从来不在六尘境上起分别,从来不思量、从来不作主,正是经中所说的真实常住的真心;慧广却执著离开语言文字的离念灵知意识心为真心,不知这意识是生灭性的妄心,误以为能够了了常知的意识心就是佛所说的真心如来藏,因此常教导学人“放下、息心、无心、莫染污、莫执著”等,专在我所上面用心,从不在断我见上面用心,成为 佛所说的常见外道。
  二者,慧广不知第八识阿赖耶识自性清净,心体内却含藏著七转识染污的种子,便妄谓第八识阿赖耶识是妄心、妄识,将 佛所说三乘菩提的心体否认,因此外于第八识阿赖耶识,欲另外求一个不可知、不可证的真心。因求不可得而否定之,返堕离念灵知意识心中,而离念灵知意识心又是生灭的虚妄法,故慧广因此又同时成为佛所说的断见外道者。由于慧广的佛法知见肤浅且违背佛说,使得自己所修、所证完全落入常见见及断见见而无法自拔,又妄言已知、已证常住心而否定如来藏阿赖耶识心体,成就谤菩萨藏的大恶业,成为佛所说断一切善根的一阐提人。
  三者,慧广坚持执著离念灵知意识心就是 佛所说的常住真心,见善知识 平实导师所说与己相违,又无法依善知识及经典所说自我简择,不能安忍平实导师的法义不同于他,故写文章妄加破斥;本会基于正法不可被破坏的理念,为救护众生,是故响应他的破法文章而出版了《眼见佛性》一书。慧广因此又复起瞋,另辟新题目,再度毁谤正法;是故正光不得不再度为文响应之;慧广又因自己的邪法被人辨正,造成面子难看及名闻利养渐渐流失的窘境,遂不断撰文毁谤本会所弘扬的正法,故又成就毁谤善知识及正法的恶业。合此两恶业,已使慧广未来舍寿后将面对非常严峻的不可爱异熟果报,因此建议慧广应该努力研读经典,深入了知三乘经典中佛说的八识心王正义,然后公开忏悔而消弥谤法、谤善知识的大恶业;否则腊月三十到来时,想忏悔或补救,都已来不及了!一世的名闻与利养,何须如此看重而赌上未来的无量世。
  又证悟以后,可以现观这个第八识阿赖耶识心体非常清净,随时随地显示祂的清净性,可是心体内却含藏著七转识相应的染污种子,尚待历缘对境转变这些染污种子;仍待悟后精进断除我执等一念无明烦恼种子,即是断除阿赖耶识能藏、所藏、我爱执藏的阿赖耶性后,断除了分段生死,除掉阿赖耶识名字,成为异熟识,只改其名不改其体。又精进断除一念无明习气种子随眠及所知障随眠,改异熟识名为无垢识,亦是只改其名不改其体。所以证悟者所悟的第八识阿赖耶识就是因地的真心,也是未来佛地的无垢识,都是同一心体;只是在不同修证阶位,施设不同的佛法名相尔。
  又明心一事,自古以来真的不容易,若非过去世培植深厚的善根、福德,以及佛菩萨安排,得以值遇善知识,以及善知识巧设各种善巧方便教导与建立正知见才能够明心证真以外,欲自修而能破参者,难如登天。所以自古以来,许多禅师深入丛林参到老死,犹不能明心,此乃正常之事,不足为奇;故也难怪古来证悟者永远都是少数人,尚未证悟的人永远是大多数人;所以众生往往没有慧眼可以简择,很容易被人数众多的错悟、未悟的法师、居士所误导,乃至被错悟的法师、居士所蛊惑,以冠冕堂皇的护法名义,共同抵制或破坏真善知识所弘扬的如来藏正法,仍自以为是在护法,却不知自己正在破坏正法,是与错悟的法师、居士共同成就毁佛、谤法及毁谤善知识之重罪。
  明心尚且如是难证,更何况是上于明心证真的眼见佛性境界。所谓眼见佛性,就是亲见自己第八识阿赖耶识直接出生的见分,外于六尘运作,而在六尘分明显现祂的总相作用,也是用父母所生的肉眼亲见如来藏的本觉性,所以十住菩萨眼见佛性时是少分见,不是全见,也不是不见,只是未能如佛的了了见,不能如佛观掌中阿摩勒果那么清楚而已,正如《大般涅槃经》卷八、卷二十七开示的正理一样,卷八云:“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佛性如是微细难知,云何肉眼而能得见?’佛言:‘迦叶善男子!如彼非想非非想天,亦非二乘所能得知,随顺契经以信故知。’”卷二十七又云:“佛性亦尔,一切众生虽不能见,十住菩萨见少分故,如来全见。十住菩萨所见佛性,如夜见色;如来所见,如昼见色。”所以菩萨透过无相念佛的忆佛拜佛及看话头的功夫,不论在动中或静中,都能将话头的变化及差异看得纯熟,于因缘成熟时,得以一念相应慧而眼见佛性,眼见自己身心及山河大地的虚幻,因此成就十住菩萨如幻观的实证而转进于初行位菩萨数中。
  又十住菩萨眼见佛性,可以从其它有情身上看见自己的佛性,也可以看见所看有情的佛性,也可以在无情身上看见自己的佛性,由于佛性在六尘境上显现,所以是有境界法、有所得法,却也是无所得法,因为佛性是本就存在而以前未能看见,现在看见了的佛性却是自己本有的。又佛性不是见闻觉知,但不能离见闻觉知而见。又《大般涅槃经》卷二十七云:“善男子!譬如瞎者见色不了,有善良医而为治目,以药力故得了了见;十住菩萨亦复如是,虽见佛性不能明了,以首楞严三昧力故,能得明了。”所以 平实导师传授无相念佛的忆佛拜佛动中定,既然可以因此眼见佛性,当然就是佛所说的首楞严三昧力了,正是楞严所说的念佛圆通法门。佛性既然必须透过首楞严三昧定力而得眼见,当后来定力退失了,佛性当然也就看不清楚了,乃至看不见;但仍然知道如何见佛性,纯粹是慧力照见其理及动中定力助益而能体验的缘故。有定力时就能眼见佛性,定力失去了就看不见佛性;这样粗浅的禅定知见,凡是修学多年定力的佛弟子都知道的道理,身为出家三十多年且是以定为禅的慧广,竟然分不出定力、定境之差异,实在太令人不可思议了!显然他是连静中的基本定力都没有,更别说是动中定力了。不修首楞严三昧动中定的慧广,又没有静中基本定力,竟然想要以意识思惟来实证见性的境界,名为愚人之妄想。
  为什么慧广佛法知见会产生偏斜?主要原因是误信错悟祖师的开示,坚持离念灵知意识心是真心,所以不信 佛在诸经所开示正理:真心离见闻觉知,乃至不信佛在《大般涅槃经》开示:可以用父母所生肉眼而眼见佛性。遂不能了知眼见佛性的道理,将佛性说之为六识的知觉之性,同于自性见外道一样,误以眼见佛性等同定境、幻境、梦境以及民间习俗观落阴等意识境界,完全曝露慧广没有明心、更未眼见佛性的事实。 平实导师以往不曾一言一字评论慧广,但慧广因为不能安忍原有的“证悟者”虚假身分,由于说法虚假,无法被人以 平实导师的法义加以检验而被学人认定为错悟,就写文章攻讦正法;正光加以响应揭穿以后,慧广更不能安忍,遂生起见取见而常常在网站论坛上撰文毁谤正法、造作恶业,如今又写出文章加以毁谤,加深了谤菩萨藏的大恶业,真是 佛说的可怜愍人。
  又正觉同修会能够让同修们在二年半共修当中,永远超越离念灵知意识境界而断我见,也能藉禅三精进共修中善知识的指导而明心证真,乃至慧力、定力、福德具足者可以眼见佛性,所凭借的是无相念佛、忆佛拜佛动中定的深入、正知见的建立,并巧设许多善巧方便,以及同修们努力为正法付出所培植的广大福德,故于因缘成熟时,得以一念相应慧,找到第八识心体而破初参;并于证悟后,与所有经典相印证而确认无疑。试问:揆诸禅宗典籍记载,有哪一位祖师大德能够在十余年中引导三百位佛弟子明心证真呢?唯 平实导师也!
  又 平实导师所教导眼见佛性之法,真的可以用父母所生肉眼而眼见佛性,也可以与《大般涅槃经》相印证。揆诸禅宗典籍记载,能够眼见佛性的祖师们并不超过一打人,试问:又有哪一位祖师大德能够在十余年中引导十多位佛弟子眼见佛性呢?唯平实导师也!
  又明心及眼见佛性后,为增益弟子的般若智慧, 平实导师聚集已明心及见性的弟子,授与禅门差别智;揆诸禅宗典籍记载,试问:有多少大德,于弟子明心及眼见佛性后,能聚集弟子而大量传授禅门差别智呢?唯 平实导师也!
  所以 平实导师平常所开示、所教导的法义,比以往证悟祖师所说更深入、更详细,不仅函盖了总相智、别相智,更函盖了道种智,因此 平实导师所说的法,有许多是一般久学者闻所未闻法,唯有菩萨种性人才会信受,小乘声闻、缘觉及一般凡夫们闻之不信,实乃正常,何以故?因为心量小的定性声闻、缘觉种性人,乐于寂静,忽闻微妙甚深了义法时,畏惧长劫修行及未来隔阴之迷而忘了今世的修行,导致轮回生死而不能出离,故不敢回心转入大乘中求明心、见性,更何况是未断我见而落入意识境界中的凡夫慧广,当然更加不信了。
  慧广应该在拙著《眼见佛性》一书出版后(编案:此书是被动响应慧广的谤法文章而写的,不是主动评论慧广),将文内所说的真实义理拿来和经典比对及自我检讨,如此方是有智慧之人;没想到慧广挑起法义辨正的争端以后,无法安忍自己的错误法义被人辨正,无法安忍自己仍在常见外道位中的事实被人被动举发,只因为面子上难堪,欲掩饰未悟的事实及模糊焦点,遂另辟新题目,另造新文来非议 平实导师,不能针对原本《眼见佛性》书中对他错误法义的所提出之辨正先行解决,前事未了,却另辟战场再生新事端,欲以无穷无尽的新题目,不断的挑起法义辨正,永远不对先前被辨正过的错误认错或提出正确的理证与教证;如此作法,是在回避每一次妄评他人正确法义的言责,是不负责任的行为。如此不对已被证明错误的自己法义澄清或认错,却不断的转移话题、另辟战场,回避言责,不是意诚心直的人所应作的事。慧广如此不诚实、不负言责的行为,不仅再次成就毁谤善知识及谤法的业行,而且也造就后学再次响应撰文予以辨正的机缘,方有此书的被动出版。
  但慧广似乎是不信有未来即将接受的谤法、谤善知识、误导众生的后报在等著他,看来他是不信因果的。今以叙述此书的缘起,来代替序文,也希望那些坚执离念灵知意识心为真心,以及不信能够用父母所生肉眼看见佛性的佛弟子们,应以慧广愚痴无智的心行为鉴,以免踵随慧广足后共同谤法,等到舍寿时想要回头,已来不及了;未来重回人间之时,已是一百大劫以后的事了;这是《大乘方广总持经》中 佛陀早已开示过的因果律,不可轻易的忽视;也希望慧广承担了谤法示现的牺牲,所能成就的功德,有助于慧广于未来无量世后亲证佛菩提,乃至眼见佛性;唯除他不肯承认这些谤法、谤贤圣的种种事都是善意的示现。
  菩萨戒子 正光居士 谨序
  二○○五年十月于正觉讲堂
  慧广法师曾率众亲访吴居士论法,以下是吴居士来函略述论法的内容:
  敬 呈
  导师 平实菩萨摩诃萨
  游正光老师菩萨摩诃萨
  这次到台北正觉讲堂,恭受 导师指导的菩萨戒大法时,受到游正光老师的召见,他要我将和慧广所见面的情形,写封报告信向 导师您呈报,弟子因为学历有所限制,文辞不通达,辞不达意,敬请 导师您见谅。
  认识慧广的缘起是一九八七年间,在一本旗津佛教居士林杂志上,看到著作者慧广的大名,那时我和大牛师兄刚学佛不久,在一九八八年间一起到六龟乡新开村的空生精舍,归依慧广门下,跟法师学了一些佛教礼节及一些佛法的名相,也请回他的几本著作回家阅读;慧广当时所教的缘起大法及四念处,我们也一一熏习过。也从他已有的一间精舍到后来有了三间精舍,我们跟大牛师兄也都尽力护持过;一路走过来,从澎湖的大悲寺慧浚法师那里,及全省各大道场,也都有我们的足迹;在当时大家心里也都不曾安过心,一直到了一九九七年间,大牛师兄在慈云杂志上看见 平实导师公案拈提的文章,后来才有我们几位师兄姐到台北 导师所指导的正觉讲堂上张老师周一的课程。在 平实导师指导和张老师的教诲下,将第一义谛的大法详细的解说,我的慧力也慢慢的成长,才了知慧广过去所教导的缘起性空都是言不及义。没想到他到了现在还颠倒想,处处言说我所学的阿赖耶识是生灭法。
  记得在二○○三年八、九月左右,慧广打一通电话说要到我家一叙,当天的下午一、两点钟,慧广带领著他的徒弟观净比丘及观瑞比丘尼师等共七位出家法师到我家里(其它法师的名字已记不起来)。进门后,我顶礼法师们,慧广起头介绍说:“吴居士现在已明心见性。”当时我说:“对不起!师父!我只是明心,还没有见性。”慧广接著说:“明心等于见性。你在学什么法?”当时我发言:“明心和见性是两个不同层次的证量,明心有明心的证量,见性有见性的证量:明心不等于见性,见性不等于明心,我明心了,但是还没有见性,无法说出见性的内涵、证量以及祂有何功能。”观净法师说:“你明心是明什么心?”我说:“我明白第八识,又名阿赖耶识、如来藏、真心、如、所依识、无垢识等,亲证祂的内涵,了解祂和七转识和合运作。”
  观净法师又问说:“阿赖耶识是生灭法,你说和祂相应,不就是明白妄心吗?”我说:“师父!您不能说阿赖耶识是妄心,阿赖耶识有真有妄,心体是真,祂所生的七转识是妄;一心有两门——心真如门和心生灭门,真妄和合运作。”
  慧广又发言:“你们萧平实说真如是本体,佛性是作用,这样是不对的,真如和佛性是不分的,哪有像你们这样的分法?”我请问慧广对真如佛性的看法,刚好桌上有一盒卫生纸,慧广伸手移动一下,说:“这就是!”〔编案:慧广仿效野狐作略的目的,是想要套取明心的密意〕我说:“师父!你错了,你真妄不分!”
  在这次以前,我破参回来后某一天,我和王师兄到六龟去找慧广。慧广问说:“王居士!你现在自在吗?”王师兄说:“我还不自在。”(当时王师兄还没破参)慧广又问:“吴居士!你自在吗?”我说:“我现在很自在,因为我已经找到第八识、阿赖耶识,烦恼也渐渐减少。”慧广说:“你还有一个第八识,一切都是缘起性空,你就是常见外道。”我言:“世尊说,一切有情都有八个识——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末那、阿赖耶识,师父你怎么可以外于阿赖耶识而单说一切缘起性空呢?缘起性空也要有所依,如果不是这样,那你不是落在断见里吗?”
  当时慧广跟我耍机锋,手左右摇摆,向我说:“吴居士!你会吗?”我说:“那是你的手在左右摇摆。”慧广说:“吴居士!你不懂。”当时桌上一杯茶水,我举杯问慧广:“师父!这是什么,您懂吗?”
  慧广说:“我不跟你讲了!”我说:“师父!你根本不懂什么是禅。如果您懂得,你就知道这里面真正的意涵。”(因为当时刚破参回来,没有什么经验,忘记 导师您在禅三所教导的话,忘了告诉他:那是七转识、色蕴和行蕴的运作)。在那时候大家说的很不愉快(我现在只是写重点)。
  时空转回来,观净法师又问:“在楞严经里,世尊说: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如同阿难尊者七处征心一样,你说你证到真心,何处证得?”当时我说:“师父!你了解阿难尊者七处征心是征何心吗?是妄心?还是真心?阿赖耶识在何处,你了解吗?”观净法师无法回答,身旁的一位比丘尼接著说:“阿赖耶识就在我们的身上!”我说:“师父!您比观净法师厉害,阿赖耶识不离五蕴、不即五蕴,不即不离,是名中道义。阿难尊者当时还没有明心,他所征的心是妄心,所以世尊才说不在内外中间。”后来观瑞比丘尼师发问:“吴居士!你现在用什么方法修行?阿赖耶识又是怎么一回事?”(编案:观瑞比丘尼师想要套取阿赖耶识的密意)我说:“未破参前忆佛、拜佛,现在破参了,还是忆佛、拜佛,同时也转依阿赖耶识的无生体性修行;至于阿赖耶识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祂无觉无观,也离言说,为了维护世尊密意,我不能明讲。”观瑞比丘尼师说:“你在学什么法?离言说又不能明讲。”当时我的同修说:“师父!正觉同修会最近在台南新开了一个禅净班,由张正圜老师教学授课,如果你要了解阿赖耶识祂的体性及如何运作,你就来我们班上报名上课,两年半后才有资格报名禅三,触证了,并接受 平实导师印证,才能了解阿赖耶识的体性和运作。”
  他们听了也很不以为然,慧广他们一直认为阿赖耶识是生灭法,他们颠倒想,也谈了一些不如理作意的话,诽谤佛菩萨的大法,成就了一阐提人的恶业,令弟子相当叹惜。后来他们离去时,慧广说:“吴居士!我们算是平手。”我说:“师父!你差我那么多,怎么说是平手?”时间相隔太久,有些内容忘了,我也没办法一一全部细叙,只有将还记得的和重点,向 导师呈报,以上是慧广一行人到寒舍来谈法的大概内容。
  末学 吴正贵 顶礼 二○○五年三月十六日
  〔编案:由此信中的内容,已经可以判断某位杨先生曾去空生精舍面见慧广,将自己“所知”的密意为慧广明说;然后由慧广化名龙树后族,在网站论坛上对 平实导师大肆攻击。但因为慧广是听来的,不是自己参究所得,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又因为不信阿赖耶识心体是常住法,导致智慧无法生起,所以他遇到初悟没几天的吴居士,就无法招架了!由此信中慧广及其徒弟的说法,证明慧广也是六识论者,根本不知自己的意根何在,意根与意识都分不清楚,正是 玄奘菩萨说的“愚人难分识与根”,既是愚人,当然无法实证阿赖耶识心体的所在,何况能现观阿赖耶识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所以他们一直否定阿赖耶识而成就谤法大恶业,却一直想要了解阿赖耶识的密意,所以不断乱写文章,想要在法义辨正过程中套取阿赖耶识的密意。但由于他和印顺一样是六识论者,在否定阿赖耶识的大恶业遮障中,当然不可能实证阿赖耶识,当然无法了知祂的密意。〕(待续)
 
 
更多>同类电子报刊

推荐电子报刊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三摩地  |  虚幻之相,开谢不停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鄂ICP备18006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