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印顺  明心 

迈向正觉─我的学佛经历----刘正秀

   日期:2018-07-14     浏览:34305    三摩地网 www.sanmodi.cn    
  ─我的学佛经历
  刘正秀
  二十六岁那年(1981年),正值风华正茂,对未来充满了美好的憧憬;单位团干,业余学电大,准备结婚。年底一场没有任何预兆的大祸临头(现在知道是业力所致),突然尿血……。手术后切片检查──肾癌。那个年代谈癌色变,男朋友唯唯诺诺;生性刚强的我,哪能容忍如此之人,毅然分手;身苦还没恢复,心苦更甚;顿觉人身无常,生命无常。
  动手术后,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万念俱灰;什么荣华富贵,什么权力,什么学位,什么爱情、前途,真如梦幻泡影……。由于母亲早逝,家中上有父亲,还有哥哥、弟弟都未成家,一直都是我承担家事。出院后,身体非常虚弱,为了照顾他们,我必须要战胜癌魔;从那时开始走向练气功,整整三年从未间断(郭林治癌功),身体渐渐康复。其间对宇宙人生开始探索:为何同时出生一家的兄弟姊妹,命运各异、长相各异、性格各异?人活著究竟为了什么?难道就是为了繁殖后代?人就一世吗?人死如灯灭吗?
  在这期间,有因缘看了《觉海慈航》佛教小册子,觉得好,从那时起(八○年代末)就知道真理在寺庙。然后访了好几个寺院,归元寺、宝通寺……等,但由于福薄慧浅,没有遇到善知识,请了很多高僧著作,多是讲净土法门,p.114对西方极乐世界充满了欢喜,开始持阿弥陀佛圣号,希望除了我们这个苦难的世界,真的有个极乐的世界,没有痛苦等;但看高僧的开示,有这样说,有那样说;有的说西方极乐世界就在你心中,……,理不出个头绪,给我的感觉那只是向往,虚无飘渺,只是空虚的人寻找精神支柱。我需要的是真理,而不是精神支柱,那我何必浪费光阴?但从那时开始对佛菩萨充满了敬仰,家中设佛堂供养西方三圣等,同时请了很多佛经,包括《法华经》;因缘未成熟,看不懂,置之佛堂。
  九○年代初,正值改革开放,所谓百花齐放,打著各种旗号的气功润生,有藏密、道教、佛教等;当时已对世间法不感兴趣,省吃俭用集钱,全花在求道上。学了藏密(一个叫张海的人),一开始就是供养,各三差五要供养1,最后无力供养(几年积蓄钱财全部骗完)。又学过其他的,心灵的结不但未打开,反而越结越深;对于求道,已灰心;但有一点,读了佛门册子,知道杀生的过错,完全接受,从此戒杀。
  1993年“十一”2,到亲戚家作客,遇引入佛门结缘的居士,说有一佛门高师,于10月3日将在武汉市市委礼堂作气功带功报告,此师是法轮功的创始人,李洪志“大师”;她已听过几次,如何如何了不得,极力劝我去听。没动心(十几年求法,身体已好,只想求道,骗子太多),她说这次绝对不会再受骗,真的是佛门高师。亲戚也帮著劝,并说他帮我把票买好了。p.115碍于人情、无奈,抱著再上一次当的想法,由亲戚带著,于1993年10月3日去听了法轮功李洪志的所谓带功报告;从此误入歧途十余年。
  ───────────────────
  1编案:各三差五、隔三差五,亦即三天两头、常常的意思,比喻时常发生。
  2编案:大陆国定假日10月1日的简称。
  李洪志创编的法轮功,打著佛教的幌子,宣传以真、善、忍为宇宙的特性,标榜他是宇宙最高的“佛”(主佛),其他的气功、佛教、道教等,都是为他开道,并且教导永远不参与政治、不干涉国事,真修向善……;能信受他的“法”的人,都是过去从极高层次掉下来的“主佛”;由于悲心,他来把我们从地狱中捞上来;证“法”后,把我们带回更高的层次。极大的符合了我当时的心态:人的确不是一世,确切的有另外佛世界。加上我从来厌恶政治,病后对世间一切看之很淡,一心想找出离苦海之道,真修实证是我希望的。从此一头栽进去,认贼为师;于是幸运自己终于找到了宇宙中至高无上的真理,荣耀的成为“主佛”的弟子。从此开始帮助李洪志宣扬歪理邪说毒害众生、出钱出力。
  1999年7月,国家取缔邪教法轮功;因对国家的政治运动反感,加之共产党宣传的断灭论的错误误导众生早有认识,所以对国家的取缔根本都置之不理,认为真理必然会招到反对,越反对越证明它是真理;加上对歪理邪说的熏习达六年之久,对于李洪志说他吃了无数的苦就是要把我们从地狱捞出来,感恩不尽;能得到“主佛”的垂怜,太幸运了;是邪魔(旧势力)在操控国家反对真理──“宇宙大法”,为了真理宁可舍命。这期间很多法轮功的骨干,抓的抓、躲的躲,我毫不忧虑的挺身而出,到处联络法轮功人员,p.116坚定他们对“大法”的信心。这期间也有过思惟、怀疑,但终究因对真理的渴求而不愿深思(也是过去恶业所缚)。
  不久,李洪志开始从明慧网发表邪说,鼓励我们上北京讲“真相”,否则不能圆满(不能成佛);更觉得这场魔难是“主佛”的慈悲安排,是对我们能否成佛的考验。我活著的目的不是为了永远的解脱──圆满吗?做好了为法舍命的准备,多次上北京天安门广场抗议;被政府多次送进法教班教育,越教育,越坚信是在提高层次。后政府想送劳教,期间逃脱,在外长达五年流离失所;在外串联法轮功人员,设立网点、资料点,印制歪理邪说资料毒害众生。受邪教主李洪志明慧网的指示,编造假报导,扩大事实向明慧网报导政府侵犯人权、侵害法轮功人员等。当时讲什么“真相”,全都是歪理邪说,谤国主,出卖祖国,毒害众生。在此,对自己愚痴至极跟随李洪志所犯的谤三宝、谤国主、祸国殃民的罪业至诚忏悔,永不再犯;并感恩政府的宽大,没追究刑事责任。
  现在回想起来,佛菩萨一直都在冥佑我;在法轮功邪教期间,经常做梦有念佛的圣号,当时认为是干扰。再次被抓后(政府通缉重点对象),按照李洪志的邪说“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绝食、绝水,拼命抵抗(多次被抓,多次从公安眼皮下逃脱,当时认为是邪教的威德,其实是利用了公安人员的善良),拒不接受任何说教。但心中开始反思:为何越按照李洪志的教导,越坚定的走出来讲“真相”,就越被“迫害”?记得那天迷迷糊糊从睡眠中突然没有语言文字,但意识了了分明知道是何意,一时间似一堵墙被推倒:p.117“李洪志是骗子,他宣扬的法轮世界子虚乌有,我成了他利用的反华工具,成了卖国贼……(说成语言时得要文字组成,而当时的领悟是刹那间)。”那一刻生命几乎是窒息一般,好在一身经过无数魔难,鼓励自己要坚强,决不能倒下……。清醒后,反观十余年在邪教中的过程,那哪是我?我怎么会如此愚痴?漏洞百出的“法轮大法”,无论从哪个环节都能击破,不堪一击;公认聪明的“我”,竟被他愚弄十几年,几乎伤命,真可谓业力不可思议。
  从法轮功出来后,身心疲惫,想去救那些法轮功人员,但对他们的愚痴无可奈何;又想突入世间法混点,但无论如何不感兴趣。人生的艰辛、苦、无常,十几年求道,求升反堕;这个世间肯定有真理,而真理一定在佛教;因我当初大梦初醒时,头脑一片空白(很难受,那个境界)。这时阿弥陀佛的圣号升起,心里一片宁静、清凉,所以重新萌发了对佛教的探索。有机缘接触了净空法师的碟片,和印光老法师等的书籍;当时法轮功人员不断想把我重新拉回邪教(永不可能),在外五年多,亏他们照顾生活,对他们情执深重,救他们不了,反而浪费时间,不如努力探究佛法真义,有了本领以后再去救他们。出于这种心态,采取回避,住到亲戚家,认真看法师们的开示,了解禅宗已名存实亡,末法时期唯有一条出路:持名念佛求生西方净土,老实念佛。念佛可以去一个美好的国土,那里一切都是众宝合成,无三恶道,没有寒暑;色相庄严,众善聚会,没有病苦;成就后再来度众生,多好!
  二年时间,排除外缘的干扰,除了简单的生活,就是老实念佛(行、住、坐、卧)。吃饭期间看碟片、印光老法师等的书籍p.118,睡觉放念佛机;常读《无量寿经》,树立了西方极乐世界就是我的故乡,浪子今世舍报后一定要回故乡,随父修学,有能力再回娑婆广度有缘众生。这期间没看电视、没看报纸、没跑道场,老实念佛。先是持名,后来悟到(因有病中体会)舍报时心力微弱,无力念佛,后改成心念心听(日夜不断)。2007年10月,突然不念自念;刚开始还有相,继续加功(因当时不知转折无相念佛),不久后,日夜不断,什么声音都变成了佛号声;小鸟声、油烟机、汽车鸣等,都相同;吵得受不了,无法睡觉,精神疲惫、痛苦不堪(从中知道精神病是什么状态)。
  然后想从那些大德的碟片、书籍中寻找转进方法,找不到,苦思不得其解。也看到摘录的莲池大师开示的体究念佛,但究竟何为体究念佛?没有弄懂。名号声吵得我精疲力竭,苦不堪言;从净土宗大德中(现今)不可能得到解决,开始向外求法,知道《楞严经》是佛门照妖镜,非常向往;正好有缘遇到一老居士处有宣化上人当年讲《楞严经》的录音带一百多盘,全部请回,恭敬求法。但只听了二盘(从前请过宣化上人讲的书,看著总觉不对劲,以为自己初学,佛学基础没打好),就不想听;强迫听,总觉得不对劲;怎么不对劲?说不出来。看某些净土宗大德的开示,也有此感(刚开始觉得好),写信求救北京居士林林长(夏莲居孙子)夏法胜老居士求救,无回音。期间看万行、元音老师的书籍,觉得新鲜;晚上做梦,坐在火车上,车翻了。知道解决不了问题。
  正好一居士结缘台湾印顺法师弟子体方法师讲的解脱之道《心经》光碟,初看很被吸引,解脱之道名相今生第一次闻p.119,里面讲到万法都是缘起性空,都是因缘和合;观实际世间的确没有一法是能够独立存在的。但是听著听著就发生了恐惧:他说西方极乐世界是太阳崇拜,意思是不存在的(当年未进佛门而入外道,就是因为这样类似的邪说),那我念佛不是白辛苦了?不对,世尊经典明明白白开示,弥陀世尊四十八大宏愿经常读诵。他又暗示佛陀灭度了就是不存在了,地狱是佛陀怕众生造业,虚设方便之说。心里忐忑不安,思惟佛绝不会不存在,佛法应是能实证的,否则它怎么能流传二千多年?而且很多高僧(看高僧传)都出身豪门,又想如果我成了佛(其实那时对佛根本就只有敬仰,究竟如何成佛一无所知),也必定会像弥陀世尊一样成就美好庄严的国土,接引有缘众生,就停止看。强迫仍看净空法师和大安法师的碟片;但仍有很多疑惑,对什么是自性弥陀、唯心净土、无我,怎么都思惟不透:佛因一大事因缘,四十九年讲法,就是要讲净土法门……。疑惑重重,佛法究竟讲了什么真理?似模糊不清。
  这时又一居士结缘体方法师的碟片,好奇再次观看,陷入更大的疑惑不安;他讲佛的证量跟阿罗汉一样,菩萨与阿罗汉的区别仅在于菩萨愿度众生。觉得不对劲:佛的证量怎么会跟阿罗汉一样?(但当时对佛菩提道一概不知,名相都未闻)又说阿罗汉入无余涅槃是“灭相不灭”,一切万法缘起性空,没有第一因。这一下把我搞蒙了:原来佛法是在讲断灭。但他讲般若、中观、如来藏,第一次听到这些名相,很兴奋、欢喜,特别是听到如来藏这个词。但他说大乘经典《法华经》、《华严经》、《楞严经》等大乘经典是佛的方便说,p.120就觉得不对劲。大乘经典既然讲如来藏,肯定不是方便说;《无量寿经》、《阿弥陀经》是大乘经典,西方极乐世界一定存在。但如来藏是什么?般若、中观又是什么?总之他说得不对。但又根本不知道他如何不对,同时怀疑是我这人没善根,别人看没疑问(我试探过他人),就我问题重重。
  那段时间真苦,对世间法毫无兴趣,持名念佛又被吵得头发炸,心中开始怨:所谓的大德(有的暗示就是菩萨再来)自己根本没有老实念佛(一谈到行门就错),只是在纸上谈兵,把佛法当世间的学术,看谁的口才高……。无奈,跪在佛前不断祈求佛菩萨垂怜加被,迫切地希望能遇到真正的菩萨(以前把某法师当作菩萨)。再次有幸蒙 佛菩萨冥佑,2007年12月底偶然参加助念,遇一居士,谈及体究念佛,他说台湾有一居士大德写的书,是否愿意看?我问:“是否萧平实居士?”他说是,迫不及待的想看(因我在这一段时间看了一些法师的书中提到此名而谤之,我也正好有机缘拜读《念佛三昧修学次第》,觉得非常好,很想看其他论著,在佛学书店找,没找著),那居士正好那几天有事,我便迫不及待打电话询问;听说有空,不客气上门索求一大包 平实导师菩萨的著作,从此找到真正的菩萨──过去世的恩师(写到这里,泪流不止),开始迈向正觉。
  2007年12月31日,助念完回家吃完饭后,上香拜过佛,恭恭敬敬打开《邪见与佛法》,从头至尾一气看完;太妙了,心中所有疑惑顿消;一本薄书,把佛法的真义讲得如此透彻明了,言简意赅;佛法里讲的什么是解脱道,什么是佛菩提道,什么是外道,佛的证量,阿罗汉的证量,清楚了知p.121。2008年元旦,开始看《心经密意》,如饥似渴读著、读著,心情无比激动,今生从来未闻如此殊胜深妙的开示(以前因不懂《心经》,记不住,看后《心经》自然会背诵);看了三分之一,泪如泉涌,欢喜欣乐,知道今生总算没白活,终于找到了真正的善知识,与我过去世的修行接上了。为何那么多疑问,就是因为意识心是今世,而意根慧力差,但过去世熏习了义正法的种子使意根拒接佛门外道的邪说。
  三天看完《心经密意》(几乎没休息,除了简单吃喝),对于佛法有了大致全面了解(一天胜过几年),并且对 平实导师深信不疑──菩萨再来。更对 平实导师摧邪显正无比敬佩──有理、有据。从 平实导师的示现,才深深体会到菩萨的含义;什么是无我的内涵,菩萨悲愿不忍众生断慧命、不忍圣教衰,为了救众生回归正道,为了续佛如来藏正法,心中只有救众生回归正道(这是我一直的向往)。从此如饥似渴拜读恩师著作(经常泪流不止,在我心中,平实导师及正觉菩萨居住的台湾宝岛就是我的娘家),并于2008年元旦转为无相念佛、拜佛,从此迈向正觉。
  在此用函衷心地感谢佛菩萨的垂怜,感谢 平实导师的化育法身慧命;浩瀚恩泽,让这个罪业深重的我,今生能有殊胜因缘得闻熏习如来藏妙法,立誓从今生开始,上求佛道、下化众生,直到无量未来。
  弟子 刘正秀
  (编案:2010年4月27日是刘正秀菩萨戒正受日)p.122
 
 
更多>同类电子报刊

推荐电子报刊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三摩地  |  虚幻之相,开谢不停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鄂ICP备18006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