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印顺  明心 

能全心拜佛真好----欧安台居士

   日期:2018-07-14     浏览:99481    三摩地网 www.sanmodi.cn    
  拜佛是末学今生乃至尽未来际生所乐作与必修的功课,因为拜佛除了可以锻炼定力以外,还能得到佛菩萨的加持和护念,祈愿今生能早日成就无相念佛功夫,进而得入实相念佛的境界。
  末学于 2006 年10 月进入正觉学法之前并不懂佛法,也不会拜佛,只是心想“正法难求,应予把握”,哪里会知道,到正觉学法,不仅可以学会拜佛忆佛功夫,更可以进一步求明心亲证实相,乃至在悟后可以自度度他,走上世尊所传的成佛之道。没想到自己有如此的福报,生平第一次学佛就能进入了义正法的道场,真是幸运之至!记得禅净班开课的第一堂课亲教师就教大家如何拜佛,心中暗想不妙,因为末学右膝有退化性关节炎旧伤,曾在公公丧事中拜得苦不堪言,而且家中没有一个清静的空间可以安心拜佛;但是心中还是想学,于是就依照亲教师所教授的先照单全收,心想等有问题时再设法解决吧!
  一、较为顺利的初期
  由于对亲教师的全然信受,因此一开始拜佛就依照亲教师所教导的拜佛步骤与要领(身体调柔,顺畅自然。将拜佛动作分解清楚,注意重心的转移,要有连续性、速度均等,不可间断……等。)如实的去履践。上课前跟著亲教师所录制的拜佛影片,认真的观察研究,仔细盯著亲教师所示范的每个拜佛动作、并且勤做笔记,唯恐有所疏漏而影响自己的学习。又于课后反覆阅读平实导师所写的《无相念佛》一书,希望能尽早体会无相念佛法门的精髓。刚开始的一、两个星期,常就自己拜得不顺畅之处请教前辈,希望能在课前加强练习、并于课中补强。第一个月的拜佛,著重在拜佛动作之正确与否,而比较少忆佛;忆佛念则是在平时开车、走路等生活中断续提念。第二个月开始于拜佛时带入忆佛念,并按照亲教师所发的功课仪轨,于每天拜佛前学习持咒、回向,并渐次增加忏悔及念诵发愿文;在此同时末学也烧录了《正觉发愿文》光碟片,放在车上、家中、办公室随时播放,于是就渐渐能够在忙碌的工作中,譬如做家事、吃饭、散步时偶能提起忆佛的念。由于学法渐入佳境,于是开始素食、戒杀、并发起菩萨大愿来。
  前三个月的拜佛,每一拜少于四分钟,早晚各拜约十五至二十分钟,假使当天晚上无法拜佛,则于睡前在床上带著正念忆想拜佛过程,后来并加上手的拜佛动作。早期在拜佛、忆佛时常会暗自落泪,包括在讲堂上课、开车、阅读、发大愿、或自觉障碍生起时;直到有一天,义工菩萨劝我别难过,应该把心放在忆佛上,才开始控制这种落泪的情形,因为它确实已经影响到拜佛的进行。几经克制后,忆念反而少了、淡了。第四个月因为觉得没有进步,于是尝试以“佛为吾母”的方法忆念,仍旧没有多大进展,只好改回单纯的念。这时候,亲教师正好说到要“直心”学法,拜佛也是,对末学产生了醍醐灌顶的作用。初期,若早上没拜佛,中午便在办公室以坐姿拜佛补拜。由于在家中拜佛是在半开放空间—连接卧室与浴室的更衣室中进行,常会因有人经过而无法专心拜佛,致使拜佛常被打断而心生懊恼。后经亲教师开示教导,而得以渐渐接受自己的因缘。一段时间之后,亲教师教导在睁开眼睛时仍应作意忆佛,末学紧抓住几次得以独自在家安心拜佛的机会,以单纯的念来拜佛,将正念紧紧带著唯恐断掉,也祈求佛菩萨加持成就;中午则弃书而以坐姿拜佛,时间虽短却有极显著之效果(不过常规的拜佛还是最有帮助的)。此时再重新阅读《无相念佛》,则别有一番体会,拜佛的功夫也因此而开始有些进步;尤其是上课前四十分钟在讲堂的拜佛,特别能够摄心专注,效果出奇的好。
  每次出国或度假时,也都随身带著口袋书,心心念念要找机会拜佛。旅游中亦不忘提念,尽量让忆佛念能断续的带著。晚上在家拜佛时曾因害怕而疑神疑鬼,就持诵《心经》或〈总持咒〉,告诉自己:“已清净法座了,佛菩萨会保佑,不用害怕。”又作意:“即使是觉得被摸,也不用管它,一路拜到底。”蚊子咬,或会痒,刚开始以无常想,后来也尽量不理会。若妄念生起,就把它推开,不理它,拜完再说。曾闻到特别的香味,原本起心贪著想要回味此种境界,正知见却告诉我:“希求感应是不好的,应该舍弃。”由于有正知见的熏习,而使末学得以弃舍这些虚妄的六尘境界,再三告诉自己:“就当自己是个新手吧!”因此而放掉许多错误的成见,让忆佛念与拜佛功夫重新出发,后来再遇到其他境界时也就能不在意了。
  末学为了加强定力,每天缩短一个小时的睡眠,成为每天睡六小时;早上则提早半小时起床拜佛,这样比较没有时间压力,而且尽量在我家同修起床前完成,晚上则多看半小时的书,来充实自己的知见。末学也制作了忆佛正念的书签,放在常常活动的处所,以帮助自己提起忆佛的念。每次在前往讲堂的途中、课堂上、回向时,也警惕自己尽量提念,乃至去台北受三归依及菩萨戒时亦复如是。因为如是用心提念,而使得忆佛念慢慢转为深细,这时拜佛的速度自然而然地慢了下来。
  进入正觉学佛以后的一年多中,因子女不在身边,老人家也未来同住,此时末学仍任公职,生活固定,烦恼较少,心也较为清净,拜佛时间比较能够掌握,对修行也比较投入;唯一遗憾的是家中同修不太喜欢看到我拜佛,因此每天晚上拜佛总是有所牵挂而无法专心。
  二、障碍生起,终至无法拜佛
  当拜佛时大都能净念相续了,进而要求自己在生活中的忆佛念,能由点至线、再由线拉长到成片,谁知功夫还未成就,障碍就现前了,同修开始看末学不顺眼,加上自己有时应对不当或起瞋,让同修以为我走火入魔,每每看不惯末学拜佛的动作,认为很怪异,而导致末学拜佛的功夫数度暂停无法持续,如是拜拜停停反覆多时。某次停止拜佛期间,为保持早起习惯改为早上做瑜珈,未满一周便因动作不当,而导致颈椎椎间盘突出压迫神经;治疗了五个多月,幸好佛菩萨加被,只在最痛的前十多天改为坐姿拜佛,之后就渐渐得以回复正常拜佛,真是感谢佛菩萨的加持。这些年来,举凡末学身体上的不适,如膝盖退化性关节炎、颈椎椎间盘突出、心脏微恙等等,若有身体不适,就求佛菩萨护佑而得以继续拜佛,因此都没有因为困难而真正阻碍拜佛。
  末学原为公务员,每天下班后的晚上及周六、周日,大都到同修的公司帮忙。学佛一年三个多月后,自公职退休,转换跑道到店面上班,工作时间开始占据了学佛的时间,只剩下早晚的拜佛及每个月五天的休假,得以到讲堂上课,看一点书并持续校对大藏经(后来校对只做了半年,晚上拜佛也于退休两个月后停止)。由于工时长,大多站著,或需与人交谈,刚开始也经常被公开责骂,但为坚持所乐之佛道,末学不敢喊累或抱怨所受的诸多过当态度与要求,反而放低身段尽量配合,以换取学佛的机会,也避免同修因起瞋而说话不当,坏了他未来学习正法的因缘(那段期间,末学刚受完菩萨戒,并进入忍辱度的学习)。退休未满四个月,半夜因心脏病痛醒数次,加上被同修看到我早起拜佛的疲惫倦容,同修几度因心疼而劝言:“学佛一事,来日方长,我虽不反对你学佛,但你的状况对做生意而言是减分的(认为未能对其有真正助益),希望你能暂时放下学佛之事。”为了走长远的菩提路,菩萨在世间不坏世间法,虽然担心不拜佛会使定力退失,但碍于现况,不得不于2008年6 月先暂停拜佛,只剩下每日功课仪轨—佛前发愿、忏悔、回向,拜佛就只能留待每次的上课前和禅一的共修了。
  其后,虽然仍会要求自己时时将正念尽量带著,但是定力仍然节节退失。在这之后的禅一共修,因为定力退失而导致精神不济,不是腰酸背痛,就是脚会抖,会走位。在拜得不好时,反而生起了深沉的慢心、妄念不断,当时还误以为自己拜得不错呢!或者分心在注意色身、分心在注意老师是否靠近。又因之前拜得很顺,拜的速度是自然的缓慢,而此时末学却仍想维持长时间的一拜,而分心在拜佛的动作及时间的控制上,未能专心内摄忆佛,当然就拜不好了(当时没能自觉,以为并未如此)。曾于禅一心得分享时,有师姊说:“禅一时应少吃些及拜快些,可避免睡眠和昏沈。”在此之后的禅一,末学为避免下午精神不济,也渐渐习惯吃半饱,而拜快些的建议,末学因慢心,并未接纳或尝试。但不管拜佛的状况有多差,只要因缘允许,末学一定参加禅一,对末学而言,能全心拜佛真是太好了,而且是得来不易呀!
  三、定力之培养仍要回归于拜佛功夫的锻炼
  自从阅读平实导师的《念佛三昧修学次第》之后,便发起了菩萨大愿,随著平实导师的著作及亲教师课堂上所教授知见之熏陶,末学的愿也随之而不断更动增广。从只是想了解佛法、想世世留在娑婆世界,到想明心、想救身边陷入邪见或外道的友人、将身心奉献于正法,到愿未来世能度对我不善之人、愿尽吾身堪用随佛安排……等。然而欲成佛门大用、圆满菩萨大愿,首应破参明心;想要明心亲证法界实相,应当要有深入或细微的观行能力,而观行能力成办的先决条件,则在于要有好的定力;定力的好坏则端视无相念佛之功夫,无相念佛的成就又以无相拜佛功夫的扎实进步最快。而拜佛功夫的确实成就,则需自己一点一滴来实践,没得侥幸也没有人能帮得上忙。因此,如何回归正常拜佛功夫的锻炼,实在是欲求亲证实相者的当务之急啊!
  末学停止拜佛约一年半后,仍心心念念能继续拜佛,因此常在佛前忏悔往昔所造诸恶业,祈求佛菩萨加持带领,使末学能学法无碍。个性一板一眼的我,经过正觉讲堂几年来正知见的熏习,练习将正知见运用到生活中,慢慢领悟到与同修相处的一点窍门,反而对他生起了无比的怜悯,看他常常因误会或不必要的小事,而让自己气恼不愉快,继续不断种下染污的种子而心生不忍。有时末学起了瞋心抱怨或抗议,也会在下一刻或稍后向他道歉,同时也尽量抽空陪他做他喜欢的事情,譬如散步、兜风、听音乐、度假等,说一点他喜欢听的话,不爱听的就适可而止,尽量不使他因末学而生起烦恼,后来也发愿能于未来世度他进入正法之中。这期间,末学主动接回已渐行动不便的婆婆同住,希望使婆婆有安心终老之所(婆婆原本住乡下老家,或由三兄弟轮流奉养)。也因此而使同修多少愿意圆满末学继续拜佛之微愿,同修态度转缓而得以沟通,经过千辛万苦,末学终于2009 年末得以回复拜佛功夫的锻炼,而同修从此不再介意我拜佛了。至此,末学在与家人、同事的诸多历缘对境中,也开始对平实导师所说的:菩萨于世间众生“无爱有慈,无瞋有悲”,有了初步的体认。
  再次重新学习拜佛,刚开始并不如预期中的顺利,末学一心以先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但怎么拜都觉得不对劲。上网查询拜佛动作,跟著网路教学做,花了几个月的时间练习仍然拜不好;经向亲教师小参请教之后,一边重阅《无相念佛》及上课笔记,虽有少许进步然犹未能得力,譬如一会儿颈椎脖子疼痛,一会儿膝盖、腰或手腕不舒服等,乃至严重走位。在一个因缘中请教助教老师,在老师教导之后,自己从此不再过度坚持什么才是标准动作,只要遵循身体调柔、重心转移、以腰力弯下、起身等基本原则,而逐步调整到自觉舒适的姿势后,才渐入状况。其中曾以微开几分眼拜佛来克服走位问题,终于有所改善而得以回复到专心忆佛上。
  回顾修学无相念佛锻炼拜佛功夫以来,或许是初期的顺利,而导致以为拜佛并非难事,结果重新来过时却困难重重,到能顺畅拜佛,足足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真是苦不堪言!这当中除了拜佛时间比较少的原因(只能早上拜佛)之外,另一方面也因为自己急于速成,又不懂得求助于亲教师,总想靠自己搞定而产生的慢心所导致。在拜佛动作较为流畅之后,继之而起的是妄念纷飞、烦恼增多,心静不下来。曾经请教于刚明心的师姊,师姊建议重新由稍快的速度开始练习,让身体自然的进行拜佛的动作,并使用计时器,让注意力集中在忆佛念。但常因时间到而计时器发出声响时,必须停止拜佛按掉计时器而心生烦恼,于是就改用电扇或冷气的定时,比较不易受惊吓或必须打断。有时因为心思散乱,就干脆不拜佛而先行整理烦恼之事,将身心安顿好了再继续拜佛。所以消除性障、断除烦恼、转依正念,真是断除妄念、增进定力的最佳良方,原来亲教师所教的每句话都是真切而可行的。后来在时间允许下,再增加下午或晚上之拜佛,定力也因此而有所增长,当速度自然放慢之后,就不再定时了,困扰多时的方向问题也终于迎刃而解。
  末学为了能够抓紧忆佛的念,曾在拜佛时将忆佛念很用力的安住在头部,直到察觉脸部紧绷时才放松眉头,让自己更柔软些,只要那一念还在就好了。也曾在妄念过后生起检讨之心,纠正自己下次应如何如何,一直以来都认为修行应当如是才对,不认为这就是掉悔,直到亲教师说:“不要理它,回到正念。”才醒悟过来。接著再提醒自己,此念是无形无相无所牵挂的,法身佛何得以见?在几次拜佛中遇到疑为地震时,心中已经深切知道,要如同对治妄念、或突然冒出歌曲来一样,不必理会它,尽管继续拜佛就对了。
  亲教师常说:“拜佛就像烧开水一样,假使每次都在烧到快一百度时就熄火,那水是永远烧不开的。”这是鼓励我们修行要持之以恒、不可懈怠。末学在练习无相拜佛的初期,每当觉得功夫即将更进一步时,障碍马上跟著来,乃至得中断拜佛(其中亦曾转为看话头及参禅),因此始终未能成办净念相继之功夫。末学实乃钝根之人,平实导师的《无相念佛》法宝反覆阅读多回,仍然未能得其精要,希望勤能补拙,并且辅以各种善巧方便来增进功夫和定力。至今,虽然净念相继功夫尚未成就,拜佛状况与障碍也时有上下顺逆,但末学已深知因缘未熟无法强求,只能祈求佛菩萨加被,使末学能以坚定的信念、永不放弃地继续前进,相信终有一天一定能够真正成就无相念佛功夫。
  自知即使将来成就了无相拜佛、无相念佛功夫,也只是进入佛门的前奏曲与敲门砖而已,未来漫长的佛菩提道,仍当继续奋勇不懈、精勤修学。非常感谢蔡老师不嫌弃末学之鄙陋,给与末学这难得的机会,得以将多年来修学无相拜佛的历程作一番整理,使末学有机会从中再次检视自己。在此文下笔之初,原本思绪杂乱无法成篇,依蔡老师之建议,看完《正觉电子报》第六十四期,由大陆同修正辉与正占菩萨所写的〈我与同修特别的425 因缘〉1 一文后,深觉感动与赞叹、发人深省,乃提笔记录自己学习无相忆念拜佛中的点滴和辛酸,希望能以自己一路走来的坎坷和挫折供养大家。感谢此文得以成就的一切因缘,阿弥陀佛!
  注1 本文收录于《正觉电子报》,第64 期,页100。
 
 
更多>同类电子报刊

推荐电子报刊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三摩地  |  虚幻之相,开谢不停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鄂ICP备18006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