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虚幻之相,开谢不停

自归依佛,当愿众生,体解大道,发无上心;
自归依法,当愿众生,深入经藏,智慧如海;
自归依僧,当愿众生,统理大众,一切无碍。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下济三涂苦;
所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会通禅师
    杭州招贤寺会通禅师。本郡人也。姓吴氏。本名元卿。形相端严,幼而聪敏。唐德宗时,为六宫使。王族咸美之。春时见昭阳宫华卉敷荣。玩而久之,倏(shu)闻空中有声曰:“虚幻之相,开谢不停。能坏善根,仁者安可嗜之。”师省念稚齿崇善极生厌患。帝一日游宫,问曰:“卿何不乐。”对曰:“臣幼不食荤膻。志愿从释。”曰:“朕视卿若昆仲。但富贵欲出于人表者。不违卿唯出家不可。”既浃旬,帝睹其容顇(cui)。诏王宾相之。”奏曰:“此人当绍隆三宝。”帝谓师曰:“如卿愿。任选日远近奏来。”师荷德致谢。寻得乡信言母患,乞归宁省。帝厚其所赐,敕有司津遣
    师至家未几。会韬光法师勉之。谒鸟窠为檀越,与结庵创寺。寺成启曰:“弟子七岁蔬食。十一受五戒今年二十有二。为出家故休官。愿和尚授与僧相。”曰:“今时为僧鲜有精苦者,行多浮滥。”师曰:“本净非琢磨元明不随照。”曰:“汝若了净智妙圆体自空寂。即真出家,何假外相。汝当为在家菩萨,戒施俱修。如谢灵运之俦(chou)也。”师曰:“然理虽如此,于事何益。傥(tang)垂摄受,则誓遵师教。”如是三请,皆不诺。时韬光坚白鸟窠曰:“宫使未尝娶,亦不畜侍女。禅师若不拯接,谁其度之。”鸟窠即与披剃具戒。
    师常卯斋昼夜精进。诵大乘经而习安般三昧。寻固辞游方。鸟窠以布毛示之悟旨。时谓布侍者。鸟窠章叙讫。暨鸟窠归寂垂二十载。武宗废其寺。师与众僧礼辞灵塔而迈。莫知其终
 
 
    鸟窠道林禅师
    杭州鸟窠道林禅师。本郡富阳人也。姓潘氏。母朱氏,梦日光入口,因而有娠(shen)。及诞异香满室。遂名香光焉。九岁出家。二十一于荆州果愿寺受戒。后诣长安西明寺复礼法师。学华严经起信论。复礼示以真妄颂,俾(bi)修禅那。师问曰:“初云何观云何用心。”复礼久而无言:“师三礼而退。属唐代宗诏径山国一禅师至阙。师乃谒之。遂得正法及南归。先是孤山永福寺有辟支佛塔。时道俗共为法会。师振锡而入。有灵隐寺韬光法师。”问曰:“此之法会何以作声。”师曰:“无声谁知是会。”后见秦望山,有长松。枝叶繁茂,盘屈如盖。遂栖止其上。故时人谓之鸟窠禅师。复有鹊巢于其侧,自然驯狎(xia)。人亦目为鹊巢和尚。
    有侍者会通。忽一日欲辞去。师问曰:“汝今何往。”对曰:“会通为法出家。不蒙和尚垂慈诲。今往诸方学佛法去。”师曰:“若是佛法,吾此间亦有少许。”曰:“如何是和尚佛法。”师于身上拈起布毛吹之。会通遂领悟玄旨。
    元和中,白居易出守兹郡。因入山礼谒。乃问师曰:“禅师住处甚危险。”师曰:“太守危险尤甚。”曰:“弟子位镇江山,何险之有。”师曰:“薪火相交,识性不停。得非险乎。”又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曰:“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白曰:“三岁孩儿也解恁么道。”师曰:“三岁孩儿虽道得。八十老人行不得。”白遂作礼。师于长庆四年二月十日。告侍者曰:“吾今报尽。”言讫坐亡。寿八十有四腊六十三

三摩地
 

网站首页  |  弘法利生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三摩地  |  虚幻之相,开谢不停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鄂ICP备18006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