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八正道  因果    如来藏  楞严经  观世音菩萨  明心  成佛之道  烧纸  五戒 
楼主 | 收藏 | 举报 2018-07-21   浏览:416   回复:0

二乘菩提依如来藏而建立

二乘菩提指的就是声闻、缘觉所证解脱道,他们的最后果证,也就是我们在前面单元中为大家解说的有余涅槃与无余涅槃。然而,二乘解脱道修证的过程,以及最后果证的有余涅槃与无余涅槃,却是依不为二乘人所知、不在二乘解脱道修证范围内的第八识如来藏而建立的。我们不妨就以声闻解脱道的修证来加以说明。
声闻解脱道的修证就是四向四果,其中初果须陀洹所要修证的是断三缚结——我见、疑见、戒禁取见,而断我见就是要不认见闻觉知六识心以及处处作主的第七识意根为真实不坏我。四大部阿含中处处记载了,佛陀开示眼耳鼻舌身意六识都是根与尘为缘所生。
例如在《杂阿含经》卷九中:【佛告比丘:眼因缘色,眼识生。所以者何?若眼识生,一切眼色因缘故。耳声因缘、鼻香因缘、舌味因缘、意法因缘意识生,所以者何?诸所有意识,彼一切皆意、法因缘生故。是名比丘!眼识因缘生,乃至意识因缘生。】(《杂阿含经》卷九)
也就是说,六识的见闻觉知性,要有六根、六尘为缘才能够出生运作,所以觉知心虚妄,当然不可能是真实的自我。但这样 。接着还要了解觉知心所依的六尘是如何生起,六尘也是要依六根才能生起及存在,那由此就可以证明六尘的虚妄性,那就又断了一部分的我见。然后再观察六根的生起,是否能够无因无缘而生起呢?推究的结果是,五色根必须有阿含中 世尊所说本识为因才能生起,本识就是如来藏;而意根也必然是由本识为因而生起的。这样子观察及推究的结果,以十八界五阴为真实自我的邪见就可以断除,并且在深心中确实接受了,这样才是声闻初果。
那外道的凡夫呢,把五阴十八界执为真我,导致五阴我见出生而无法断除,归结起来,都是因为误认六识心是真实所导致的。因为不知六识心虚妄,所以就有虽然断除色阴我见,却不肯断其他四阴我见的人,佛门中离念灵知的信受者就是属于这一类;乃至有虽然断了色阴我见、识阴我见,但是仍然不能够断受想行阴我见的这一类人,这是原来坚持离念灵知心常住,后来改为主张六识自性就是常住佛性的人他们的落处。这二种人都是不知道:解脱道的亲证是要探讨识灭的道理,特别是意识灭除的境界,并且要能够接受意识自我的永远灭除;否则就只能够跟常见外道同流,连取证声闻初果解脱道都不可能,因为意识心正是常见外道所说的常住不灭心。虽然意识在眠熟、闷绝、正死位、灭尽定、无想定这五种情况下会断灭,但严格说,毕竟都只是暂时断灭,只要离开这五种情况,意识就会再生起,并不是永远断灭而不再现起;必须是意根断灭了,意识才有可能永远的断灭,这才是 佛在阿含解脱道中所说的识灭。
也就是说,声闻修行人透过意识正确的思惟与观行,让意根能够完全接受自己是虚妄,只有本识入胎识就是第八识如来藏真实存在,而能够让意根自己不再从本识如来藏中出生,意根断灭了,识阴六识乃至五阴十八界便永远不再出现于三界中。这样灭尽自己的五阴十八界,才是 佛所开示的能够亲证无余涅槃解脱果的解脱道的真实义理。
佛在经中也教导,应该要灭尽色、受、想、行、识五阴,然后入涅槃。譬如《杂阿含经》卷三中,佛这样子开示:
【彼色是无常、苦、变易之法。若彼色受阴,永断无余,究竟舍离、灭尽、离欲、寂没。余色受阴更不相续、不起、不出,是名为妙,是名寂静,是名舍离一切有余爱尽、无欲、灭尽、涅槃。】(《杂阿含经》卷三)
接着,佛又进一步的针对受、想、行、识这四阴,也同样这样子为们来开示。然后最后 佛再告诉们:
【比丘!若于此法以智慧思惟、观察、分别、忍,是名随信行。超昇离生,越凡夫地,未得须陀洹果,中间不死,必得须陀洹果。比丘!若于此法增上智慧思惟、观察、忍,是名随法行。超昇离生,越凡夫地,未得须陀洹果,中间不死,必得须陀洹果。比丘!于此法如实正慧等见,三结尽断知,谓身见、戒取、疑。比丘!是名须陀洹果,不堕恶道,必定正趣三菩提,七有天人往生,然后究竟苦边。】(《杂阿含经》卷三)
意思就是说,对于五阴是无常、苦、变易之法的道理,以及对于五阴永断无余,究竟舍离、灭尽、离欲、寂没,不相续、不起、不出就是涅槃的道理,都能够以智慧思惟、观察、忍,然后就这样随信行乃至随法行的声闻法道修行人,而中间不死,必得须陀洹果,也就是当生就能证得声闻初果,能够断尽我见、疑见、戒禁取见——三缚结,不再堕入三恶道;进而再经过七次人天往返受生,就能够证得四果阿罗汉的有余涅槃,究竟到达诸苦的边际。
初果人正是因为这样子如实的现观,接受了识阴六识都是缘生的虚妄法,乃至于接受五阴是无常、苦、变异之法,所以断除了识阴为我乃至五阴为我的我见,而能安忍于五阴永断无余、究竟舍离、灭尽、离欲、寂没的解脱道正见中,因此断除了五阴我、十八界我是真实不坏的世间我见;依凭这样的断我见的功德,疑见随之也就断除,所以对于初果是否真的可以实证,对于诸方大师是否已经断我见,都能明确判断而不会有所怀疑;又因为在解脱道上的疑见已经断除的缘故,对于诸方大师所施设的戒禁是否能够帮助学人得到解脱,也能够判断而无所怀疑,就是也断了戒禁取见。到这个地步,就能够让人流生死的三种系缚都断除,那就成为佛法中的声闻初果人。这样的初果人对于 佛所说,无余涅槃是未来世的五阴更不相续、不起、不出,是名为妙,是名寂静,必定是心无恐惧,显然已经能够安忍接受无余涅槃是灭尽五阴十八界我的正理。
但是,五阴十八界灭尽无余的无余涅槃,却不是落入断灭空。为什么呢?就如同空的村落,是因为无人,所以称为空村,并不是因为村子本身不存在而称为空村。而五阴十八界本来就是因缘所生法,也是依如来藏为因,藉缘所生起;也会依如来藏为因,藉缘而灭没。因此,声闻解脱道修行人灭尽未来世的名色,是以如来藏为因,断尽了见、思二惑现行为缘的和合运作下,如来藏不再出生未来世五阴名色,而说为灭尽名色;可是呢,能生五阴名色的根本因如来藏,并不会因此就断灭,只是不再出生蕴处界等这些的法,而安住在一切法灭尽的自住境界,这也就是 佛陀开示五阴更不相续、不起、不出的灭尽境界,是一切法灭尽无余、唯有如来住的涅槃境界。
然而,这种灭尽一切法的涅槃境界,连意识自己都要灭尽。如果又否定有如来藏常住,那就会让依声闻法修行的二乘学人,在观察及思惟意识永灭的境界后,误以为这样是一切法都断灭的境界,所以心生恐惧骇怕,却不自知是堕入了断灭见中。正如 佛在《中阿含经》卷五十四中这样开示:【比丘者,如是见、如是说:彼或昔时无,设有,我不得。彼如是见、如是说,忧戚烦劳、啼哭椎胸而发狂痴,比丘!如是因内有恐怖也!】(《中阿含经》卷五十四)
因为有一类二乘学人,依 世尊开示的解脱道,观察到应当灭尽一切法才能得到解脱;却将一切法灭尽的断灭空相,执为是 佛说的解脱道。所以这类人说五阴是过去没有的法,现今存在的五阴其中没有我可得,却将这种五阴无我的解脱道正见,当成是五阴断灭时的断灭相才是真实解脱的断灭论邪见;因此,他们就会心生忧戚烦劳,啼哭椎胸而发狂痴。这类人其实是错解了 佛陀依有如来住所宣说的解脱道涅槃境界,而落入了一切法断灭的断灭见中。所以,佛说这样的人,其实是持一切法灭尽的断灭见以为解脱的人,因此他们才会落入对于解脱心生恐惧骇怕的内有恐怖之中。
可见,声闻初果也是因为们信受而安忍于无余涅槃虽然五阴十八界一切法灭尽无余了,却还有如来住,不是断灭的 佛陀圣教开示,然后随信行乃至随法行,才能够证得的。声闻初果是这样子,四果阿罗汉当然更不会认可蕴处界坏灭时的寂灭相为真,这从《杂阿含经》记载了舍利弗尊者破斥焰摩迦比丘漏尽阿罗汉身坏命终无所有这样恶邪见的一段,就可以得到印证。
在这段中,舍利弗尊者指出问题,来问焰摩迦比丘。首先是问:五阴无常、苦,是变易法,多闻圣在这五阴中能够见我、异我、相在不?就是在总问这五阴与真实常住我的关系。接着,就一项一项的来提问,问说:五阴是如来耶?异五阴有如来耶?五阴中有如来耶?如来中有五阴耶?非五阴有如来耶?这就是在问焰摩迦比丘:五阴是如来的常住身吗?五阴与如来的常住身是和合在一起,五阴中有如来,如来中有五阴,二者无法分别吗?以及,离了五阴能找到如来的常住身吗?就是藉着提问,有次第地引导焰摩迦比丘一步一步去思惟观行。终于让焰摩迦比丘承认,自己所说阿罗汉身坏命终无所有,是因为不解与无明所生的恶邪见;而如今听闻舍利弗尊者开示后,这些邪见一切悉断。这段当中还记载了:尊者舍利弗说是法时,焰摩迦比丘远尘离垢,得法眼净。就是证得声闻初果。
这段中,舍利弗尊者向焰摩迦比丘提问的问题,其实就是阿含圣典中多处所记载,佛陀有关五阴非我,不异我,不相在,或者是五阴非我,非异我,不相在的圣教开示。比如《杂阿含经》卷三:【佛告比丘:善哉!善哉!色无我,无我者则无常,无常者则是苦。若苦者,彼一切非我、不异我、不相在,当作是观。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多闻圣于此五受阴观察非我、非我所。如是观察已,于世间都无所取;无所取者,则无所着;无所着者,自觉涅槃:‘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杂阿含经》卷三)
都是在强调变异生灭的五阴都是非我,这就是已经隐含着,五阴之外其实还有一个如来常住身真我存在。而这个真我如来是不能离开五阴来说祂存在于世间,但也不能够说祂是与五阴和合不可分的。那这个与众生五阴十八界同在,却不是众生五阴十八界的如来常住身真我,当然就是众生的第八识如来藏。
但是,声闻人观行的标的都是无常变异的五阴十八界,那么阿罗汉身坏命终以后,究竟是不是一无所有的断灭空呢?对于不以取证大乘别教见道,就是不以亲证如来藏为必要的声闻人,就只能够随信行、随法行。所以,中舍利弗尊者要向焰摩迦比丘强调说如来见法真实、如,住无所得,无所施设。就是信受佛语:有一个法是真实存在,不是施设建立的,祂是如如不动,常住于无所得的境界中。这样观察五阴之后,就不会像愚痴无闻凡夫一样,把五阴当作常住不坏法,当作安隐的法,当作不病的法,当作是真实的我及我所。因为这样子错误认知,就会时时保持护惜着五阴,结果却是被这五阴怨家所害,而不能解脱。那就能够对世间五阴都无所执取,无所执取所以就无所耽着,无所耽着最后就能够证得涅槃解脱;然后向 佛禀白: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
可见,能够真实修证声闻解脱道初果乃至阿罗汉果的二乘圣人,他们信受安忍的涅槃,是一切法灭尽无余,可是却有如来住的涅槃境界;也就是说,他们都是认同有如来藏存在,才能够实证解脱果的。因此,如果否定如来藏,就会让二乘人所求证的涅槃落入断灭中,使得解脱道中有余涅槃、无余涅槃的亲证成为空谈,佛陀初转法轮所宣说的解脱道,那就成为无法实证的戏论。然而,佛陀是实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怎么会以戏论空谈来教导呢?况且,阿含经典中 佛陀处处隐覆而说有常住法,有本住法,就是说有如来藏;并且也处处可以看得到,们因为 佛陀这样教导之后,那就能够证得解脱果。所以,从这样的说明中就可以来证明说,二乘菩提的解脱道,他们所要证得的有余涅槃及无余涅槃之所以不会落入断灭,就是因为这个解脱道确实是依如来藏而建立的,这样才能够修证。
前面我们从声闻解脱道修证内容,论述了二乘菩提是依如来藏而建立,下面我们将从三法印来探讨这一个问题。
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这是佛教用来检验各种说法是否正确的基础,二乘解脱道当然也不例外。小乘经典如果能够依无常、无我、涅槃三法印来印定,就可以确认是 佛所说的,否则那就是魔所说的邪法。然而,三法印的根源其实就是涅槃寂静的如来藏,也就是说,能够通过三法印检验,而符合 佛陀在阿含诸经圣教真实义的二乘菩提,必定是依如来藏,也就是《阿含经》中所说识缘名色、名色缘识的本识入胎识而建立;否则,一定是魔说、外道说,而非佛说。
解说三法印是要有整体的概念,三法印是围绕着入胎识如来藏来说;有了入胎识如来藏,才能说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才不会落入断灭空或无因论,才不会误会 佛陀所说三法印的真实义。因为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乃是以“一切法都是由如来藏直接、间接、辗所生”的前提下来说的。也就是说,如来藏出生了五阴,由五阴造作了一切的身行、口行、意行,这三行从来没有常住不变异、不坏灭的法性,所以说“诸行无常”是苦,因此要永灭诸行才能离苦。而如来藏出生了五阴及藉五阴而辗出生的万法,都没有真实常住不坏的体性,都是缘生缘灭的无常法,无常就不是真我,因此说“诸法无我”。所以,二乘解脱道圣者,必须灭尽一切诸行及蕴处界一切诸法,才能入无余涅槃。而无余涅槃的境界,正是如来藏独住的境界。因为如来藏无始劫来就本然存在,没有生起之时,所以说祂的体性是“不生”;既然是不生之法,何有坏灭之时?实际上也没有任何一法可以坏灭祂,所以说祂的体性是“不灭”。正因为如来藏具有这样不生也不灭的体性,所以称为涅槃。又因为祂离见闻觉知,从来不与六尘境界相应,从来不分别、不计量、不执着世间法,离开六尘诸法的一切喧闹,一向都是寂静的,因此说“涅槃寂静”。
接着,我们就进一步分别来加以说明。
首先是“诸行无常”。在《增壹阿含经》卷二十八中,佛陀开示:“彼云何名为行阴?所谓身行、口行、意行,此名行阴。”(《增壹阿含经》卷二十八)
诸行无常的行,主要的就是指身行、口行、意行。
粗的身行,譬如追、赶、跑、跳、撞,种种体育运动,都是属于极粗的行阴;细的身行,譬如坐着观赏戏剧、读书、写字等;那最细的身行,就如同熟睡的时候色身不动,又譬如静坐时不动其身,或者说闷绝昏迷时不动其身,乃至于第三禅中色身绝无丝毫的动摇,这都是属于身行。
那粗的口行,譬如大声的骂詈、大声的戏笑、歌唱、吟咏等;细的口行,则譬如心中语言文字不断,或者忧愁,或者思虑,或者以语言文字思惟法义等,虽然不形诸于外,却都属于细的口行。乃至于心中不思惟一切的事情,不起语言文字,但对外境了了分明,也还是属于口行;因为有觉有观,不离口行的显境名言、表义名言。
粗的意行,譬如对于六尘境界,意识有所贪爱而引起的爱乐、贪瞋等心行;细的意行,则如对六尘境界的了知,乃至于细如禅定中的微细意识,及众生不易察觉的意根思量作主,也都是意行。因此,凡有觉知心存在就有心行;意识心存在的当下,就算没有语言文字,或不起一念作思惟抉择时,都是意识心的行;就算是一念不生也有心行,只要有前七识心的存在,都是属于心行、意行。
总之,一切身、口、意行,不论多么微细,都不离行阴。身、口、意行的生起,需色阴与识阴共同来成就,本来就是缘生法,缘生之法不可能是常住法,未来一定会坏灭;所以,身口意行没有常住不坏的真我性,因此说诸行无常。
其次,来说“诸法无我”。大乘法与二乘法在诸法无我的现观上是有所差异的。二乘法现观五蕴、十二处、十八界法无常、苦、空、无我以及缘起性空,没有真实不坏的自在体性,这是二乘人所观的“人无我”;二乘的“法无我”,则是依蕴处界人无我为中心,现观蕴处界诸法都是缘生缘灭,一切法是缘起性空,无有真实我,而称为法无我。二乘人的人无我、法无我,也必须依涅槃寂静的本识入胎识为基础。依二乘圣者,如果没有回小向大修学大乘,是不可能证得涅槃寂静的入胎识如来藏,在断尽我见、我执之后,舍寿就入无余涅槃;虽然未证涅槃本际,但绝不会否认有涅槃寂静的第八识,否则无余涅槃就成为断灭。
而大乘法的人无我,是证得第八识如来藏,依如来藏反观蕴处界一切法,都是虚妄无常,没有真实我,所以说人无我。大乘的法无我,则是亲证如来藏后,依第八识如来藏真如体性,现观蕴处界一切法都是第八识如来藏所生,都是缘生缘灭的法,没有真实的我可得,都是无我;而第八识如来藏是无我性,并且离见闻觉知及思量性,因此也无我可得,所以称为法无我。这就是大乘行者所证的诸法无我,是从第八识如来藏的立场来说。那二乘人不知不证第八识如来藏,所以二乘人未得大乘行者所证的法无我。
接着,我们来说“涅槃寂静”。二乘无学圣人入无余涅槃,是灭尽十八界,在无余涅槃中没有色身与六尘境界,乃至六识及第七识意根也都不存在,绝对的寂静,已经灭尽三界一切法,所以是涅槃寂静。然而,无余涅槃中有本际,就是第八识如来藏,不是空无断灭;而第八识如来藏的体性,就是从来不起六尘觉观,从来都不与六尘境相应,无余涅槃正是祂独住的境界,无见闻觉知,所以是涅槃寂静。
三法印就是要依涅槃寂静的第八识如来藏,来说一切法是缘生缘灭,没有真实自在的体性,所以说一切法无常、无我;如果只取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的生灭法来解说三法印,那就成为以缘生法来解说缘生法,当然都是落在生灭法中。佛是以涅槃寂静的第八识来说不生不灭;以涅槃寂静的第八识为因,然后与诸缘和合而生的一切法则,那就是生灭法。因此佛说:缘生缘灭的生灭法灭尽时,还有不生不灭的涅槃本际第八识不灭。例如,佛在《杂阿含经》卷二十六中这样开示:
【若圣弟子成就信根者,作如是学:圣弟子!无始生死无明所着、爱所系众生,长夜生死往来流驰,不知本际。有因故有生死,因永尽者,则无生死无明大闇聚障碍,谁般涅槃?唯苦灭、苦息、清凉、没。】(《杂阿含经》卷二十六)
意思是说:如果圣弟子已经成就“信、进、念、定、慧”五根中的信根时,就会这样修学:知道众生都是无始以来被生死无明所系缚执着,被我爱所系缚,而在无明的漫漫长夜中,不断地生死往来流奔驰,都不知道自己的本际。有无明为因的缘故,所以才会有生死;这个因如果永尽而不存在时,就没有生死无明的这个大闇积聚的障碍了;因为五阴十八界全都灭尽了,那时又是谁能进入无余涅槃中呢?其实就只是生死苦断灭,种种痛苦息灭了,清凉而无恼热,自己灭失了。
这说明了一个事实,就是当我执断除后,舍报时灭尽五阴十八界的自己全部,已经完全无我无人了,那时就是无余涅槃。既然已经灭尽自己,自己已经不存在了,还能有谁入住无余涅槃中呢?所以 佛反问说:“谁般涅槃?”真正的涅槃只是灭掉五阴十八界的自己全部,没有丝毫蕴处界的自己可以继续存在,所以涅槃乃是入胎识独住的境界。入无余涅槃时是灭掉自己,而没有“自我”可以进入无余涅槃中的。所以,入涅槃的真实义是把自己全部灭掉,而本识入胎识是本来就没有生死的,祂本来就是涅槃的。这段经文的开示就证明了本际是确实存在的。
那教证如此,在理证上也一样是可以证明无误。这个万法实际涅槃本际的入胎识是确实存在,也是确实可以亲证。到今天,正觉同修会之中已有四百多人亲证了,而将来也会有信受如来藏正法的佛弟子继续亲证,这就是最好的证明。只要能够达到这入胎识本际,就不会再误认识阴自己或者识阴六识的自性为真我,也不会再对蕴处界全部灭除以后是否堕入断灭空中有所疑虑。
二乘圣人只是修断我执、我见,舍寿后能将自己灭尽而成为无余涅槃就够了;他们都不必亲证入胎识如来藏,不必亲证无余涅槃中的实际。但是他们心中必定确信,灭尽蕴处界所摄的一切自我以后并不是断灭空,而是仍有无余涅槃中的本际实存不灭,就是仍有入胎识如来藏离见闻觉知而独存不灭;这样才能说无余涅槃是常,是清净而无恼热,是寂静,是灭度,是真实。二乘圣人因为能够丝毫无恐惧地灭尽自己,成为无余涅槃,就是因为这样子信受,然后才能度到永离生死的彼岸,永远不再受生于三界中,解脱三界生死苦。所以称为“灭度”而不称为“生度”。这也就是《金刚经》所说的:“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为什么明明灭度无量、无边、无数众生,却说实无众生得灭度者呢?因为《金刚经》所说的,就是这个离六尘境、众生各自本有的金刚心如来藏。当众生灭度后的无余涅槃中,唯有金刚心如来藏独自存在,已经没有众生五阴十八界任何一法了,当然不能说有众生能度到解脱的彼岸成为得度者。
所以,入胎识如来藏这个本际识,护持了阿含解脱道,使阿含道不会堕入断灭见、断灭空中,阿含解脱道的一切法义,其实都是以这个本识入胎识为依、为护、为法、为本。由此可证,佛说三法印的涅槃寂静,是三法印中最重要的一环;诸行无常与诸法无我,都是以涅槃寂静为中心,不可少了涅槃寂静的第八识如来藏,而说一切法无常、无我;因为离开了涅槃寂静的第八识如来藏来说无常、无我,那就成为无因论,成为断灭空。
像有人主张“缘起”的三法印,认为说:“以缘起是空相应,所以解悟缘起,即悟入法性本空的不生不灭;而缘生的一切事相,也依此缘起而成立。三法印中的无常与涅槃,即可依无我——缘起性空而予以统一。大乘把握了即空的缘起,所以能成立一切法相;同时,因为缘起即空,所以能从此而通达实相。大乘所发挥的空相应缘起,究其实,即是根本佛教的主要论题。缘起法的不生不灭,在《阿含经》中是深刻而含蓄的。”
很明显地,他是以诸法无我印,作为诸行无常与涅槃寂静这二印的根源,就是将五蕴十八界没有真实常住我的无我空相,当作是万法的根源;因而认为三法印可以以诸法无我,也就是缘起性空来加以统一。
所以他说:“无常与常的贯彻,即在这缘起的空无我中建立。照上面说,一切法都是缘起的,没有真实性,所以生而不起有见,灭而不起无见,生灭都是缘起本空的。缘起法的归于灭,说它是空,这不是因缘离散才是灭、是空,当诸法的生起时,存在时,由于了无自性可得,所以是如幻如化,空的、寂灭的。从无我而深入的本空、本寂灭、本性不生不灭,即在这缘起的生灭无常中看出。生灭无常,即是空无我的;空无我即是不生不灭;不生不灭即是生灭无常的。这样,缘起法的本性空——无我,就贯彻了三法印。”
从这些主张来看就可以知道,他所说的缘起性空呢,是蕴处界无我的空,就是以蕴处界灭后的“空无”为空。所以我们就可以判断,他所说的缘起、所开显的空义是空无的空,是蕴处界灭后无法的空,是没有真实体性的缘起性空法,其实是缘生性空法;那显然不是 佛陀所说真实存在,而且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的空性如来藏。因为,以缘生性空的蕴处界灭后空无一法,而显现的空相法、虚相法,来当作涅槃寂静的空性,并不是 佛所说的本来就不生、未来也将永远不灭的涅槃本际;因为无法就无自性,那又是谁涅槃寂静呢?涅槃寂静正是非蕴处界法的如来藏独存的状态,而说为涅槃寂静,这是真实存在可证的。像他这样把蕴处界有生有灭、生灭无常、空无自性的空无我,说为就是本来无生、永远不灭、不生不灭的空性,那就真的像他自己所说的“生而不起有见,灭而不起无见”,都只是他自己心中虚妄建立的戏论。以这样贯彻统一的三法印来印证是为佛法,必定会堕入断灭邪见中。即使有人说法符合他这样的缘起三法印,也是错误的法,绝对不可以说是佛法。
 阿弥陀佛!
-----《三乘菩提之三乘菩提概说 第108、109集  二乘菩提依如来藏而建立》 正源老师
(原标题:二乘菩提依如来藏而建立)

网站首页  |  弘法利生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三摩地  |  虚幻之相,开谢不停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鄂ICP备18006431号
鄂ICP备18006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