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八正道  因果    如来藏  楞严经  观世音菩萨  明心  烧纸  成佛之道  五戒 
楼主 | 收藏 | 举报 2019-09-02   浏览:77   回复:0

【史料中的轮回事件】 3 生摄冥职 亡魂鬼神托梦

第五节 生摄冥职
这是与死后复活者所述说类似的一种特殊神游经验。当事者自觉被冥差请去,任冥官或冥差,理阴间及阴阳交涉之事。其身则如熟睡或休克、晕绝,事毕而醒。这种经验往往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经常发生,甚至每日必有。这种人谈阴间情状、幽明关系,甚为详悉。野史笔记中所载不少。
《冥报记》述:唐代河东人柳智感,贞观初(627)为长举县令,一夜暴死,至天明复苏,自言:被冥吏摄至其府,权任录事,就坐,群吏将文书簿籍呈上后,退立阶下。告言:“气恶逼公,但遥以案中事答”。有顷,送食至,冥官共食之,柳亦欲就食,诸冥官说他不宜食。事毕,送之归家而醒。从此冥吏常来迎,“于是夜判冥事,昼临县职”,达一年多,能知幽显。曾在其中见一妇人,问之,答言:乃典州司仓参军之妻,被摄来有事案问。柳智感还阳,问司仓,答言其妻无病,柳告以冥中所见,不甚信之。十几天后,司仓妇忽然暴死。又有州官二人,将赴京候选,请问得何官职,柳入冥向吏,后来二人所得官职果与冥薄所书相符。仰于冥簿见亲识故旧名状及当死年月,报之令修福,多得免死。一日,冥吏来告:“已得隆州李司户授正官,公不须再来。”遂不再入冥。遣人往隆州验之,李司户果亡,其死亡之日,即冥吏来告之时。
《酌泉录》载:清乾隆年间,蠡乡下人邓野狐埄,常作冥差,入冥时昏倒如死,经二三时辰方醒。有友人求与共去,邓许之,一日入冥,摄友人之魂同往,凡捉九人,皆送去投猪胎。醒转后,见友人尚沉睡不醒,乃去生猪人家查看,见生下十只小猪,拿一只掷死,说:“跟我回家。”友人方醒。邓为阴差凡三年。
《果报见闻录》言:清圆通和尚,常熟梅里人,未出家时,一日忽接冥府公文,命他捉人。初到冥府,见头门外有一井亭,接差事者身穿皮袄,手持大棍,向井里一照,面现虎形,身体腾空,一霎时千万里便到。将人魂摄来后,吊于棍上,虽吊一二十人,也轻如鸿毛。每五日一去,去颇厌烦,百计摆脱不得,出家后仍脱不了。后于玄墓剖石老和尚座下受三坛大戒,始摆脱阴差。同书又载:清初太仓人徐类东(成民),从小吃素念佛行善,一日忽做冥官,为阎王分司。每夜在堂中暗处坐,呼叫两边冤鬼,声音宏亮严厉,判断斩钉截铁。朋友家人在别房记录其判案,日久成一厚册,题名《娄东冥判》,流通书坊,阅者毛竖。
《子不语》卷二述:仁和廪生谢鹏飞为阴曹判官,昼如常人,夜间入冥。同书卷十六言:刑部郎中杭州闵玉苍,每夜理阎王之职,二更时有仪从轿马相迎,审案前先吞铁丸一枚以定心。常劝人持大悲咒,谓在冥间见此咒神力不可思议。
近代名人黎澍、章太炎,也各有任冥官事。黎澍入冥事,由黝襄笔录其口述,为《幽冥问答录》八十四条,述冥间世甚详。略谓其入冥为光绪庚子年间(1900)十九岁时事。一夕于梦中见有古衣冠人入室造访,说有事恳请帮忙,含糊应允,醒后以为是梦,未经留意。四五日后,又梦前人以马车来迎,导至一厢房,请升堂审案,审毕,仍以马车送还。审案时间,每次数小时。任东岳部下分庭庭长,辖华北五省,每日皆往,最初在晚间,后来下午也能去。前后计四五年。入冥时身卧床上,状似熟眠,回阳后觉精神微倦,有似失眠。若时当入冥,而亲朋忽至,又不便以此事告之,则瞑目对答客问,但不能出语发问,也不记得与客作何语。人冥审判,未见有阎罗法律,而提案判决,自中肯綮,不费思索,绝无差错。人间种种思想行为,鬼神悉知悉见,记录无遗,又有视人头上之光,知其善恶。冥司所管,皆庸碌无大善行者,若大修行人,死后立登天界,不由冥府经过。尚须由冥府经过者,冥官亦避位而迎之。冥府对三教皆重,而最尊佛教。最重忠孝节孝,最恶淫杀二业。冥刑种类甚多,较人间刑罚惨酷百倍,锯解、锥磨、刀山、油锅等刑,皆系实有。因富贵人家,仆从年少,阳气甚重,鬼难拘系,故有时用阳世人生魂为冥差而捉之。阴间虽有昼夜,然不见日月星辰,白昼亦如四川大雾及华北黄沙天气。所见之鬼,远至宋元而止,其容貌与病殁时同,若刀杀等惨死者,则面目较为模糊,伤处有血痕,容貌惨戚,如怀痛苦。鬼有婚娶生育,即坟墓为栖息之处,所供食物,唯闻其气而已。足部模糊,行走甚疾,若行烟雾中。若与人相碰于途,不及回避,则鬼被撞倒,人身亦打寒噤。鬼说话之声,尖锐而短促。上午八至十一时,鬼畏阳气熏灼,皆避匿阴暗处,午后渐多外出。僧道做法事追福超度,是否有实益于亡者,须视其道行与悲悯心之有无深浅而定。
章太炎之梦做阎君,在民国四年(1915),章被袁世凯幽禁于北京龙泉寺期间,章有书信与友人宗仰和尚,具述其事。略云:去年十二月初,夜梦有人持名片请吃午餐,视其主名,则明武宗时贤相王鏊也。至门外,已有马车候之,至其宅,主人以大餐相饷。陪客中,汉人、印度人、欧洲人皆有,汉人有夏侯玄、梅尧臣。王鏊告言:“与君共理薄籍事耳。梅君则总检查,吾辈皆裁判官,以九人分主五洲刑事;而我与君,则主亚东事件者也。”又谓生死轮转,本无主者。此处唯受控诉,得有传讯逮捕之事,传讯者不皆死,逮捕则死矣。判决处分,期满释放,又转生诸道,则非此处所管。本无制法之人,法律参用汉、唐、明及西洋日本诸法,罪重者禁锢一劫,短则百年。本无铁床铜柱等事,然询之罪人,皆言实有,固其心现也。从此,每晚辄梦到署视事,所审以械斗谋杀、诈欺取财为多,无重大案件。唯星期日无此梦。一日自书请假条焚之,夜亦无梦。服人参以安心神,并于晚饭后静坐观心一小时,思欲去此幻梦,终不可得。章氏自以为因长期愤世事之不平,更值国体变更问题,“心之嗔恚,益复炽然,以此业感,而得焰摩地位,固其所宜。”然以佛教禅观观心法,观能嗔所嗔,作何体性?终不能破坏入冥之梦。后经数月,此梦方辍。
近世佛教界记述的此类生摄冥官事,尚有湖南曾心田、北京某官、香港麦某等数例。其所述阴间情状、鬼类境遇、幽明关系等,大略类似。

第六节 亡魂鬼神托梦
梦见亡故的亲朋熟人,是常人皆有的普遍经验。古人和一些后进民族,将这类梦一概视为会见亡故者的灵魂,现在看来显然是错误的。但也有一类见到亡故者的梦,与一般的梦有所不同,醒后有一定事实可资验证,多与死后境遇、转生相关,古人当然要看做死亡魂来托梦了。此类现象较为常见,有关记述多不胜数,载于正史者如:
《晋书·吕光传》:吕光夜梦张掖都邮傅曜告曰:因考覆属县,被丘池县令尹兴杀害,投尸于空井,并自述衣服形状。吕光醒后尚见之,久之乃灭。乃遣使查核,果然如梦所告。遂杀尹兴。
《魏书·宋颖》:宋颖之妻邓氏,已亡故十五年。一夜梦邓氏来辞拜说:“妾今已被发落,为高崇之妻,故来辞君。”泫然流涕。梦醒,闻高崇死讯。
《北史》:魏临漳令李庶亡后,其妻元氏改嫁赵起。一夕,元氏梦李庶曰:“我福薄,明早将托生于刘氏为女,其家甚贫,怕难以抚养,念你我夫妻旧恩,特来相告,请取我而养育之。刘家在七帝坊十字街东南穷巷中。”元氏于梦中未应允,李庶又说:“你似乎是怕赵公不同意,我自己向他说之。”赵起也做了同样的梦。于是持钱帛访得刘氏,携其女归家养育,长而嫁之。
《南史·官都王铿传》:齐宗室萧铿,三岁丧母,及有识,自悲不识母,常乞求幽冥,祈梦中见母一面。至六岁,梦一女人,自称是他母亲。醒后向人说所梦母容貌衣服,皆如生时,闻者莫不欷歔。萧铿死后,其旧友陶宏景忽梦见,惨然告别,说他于某日命终,生前无罪,三年后将托生于某家。陶宏景问以幽冥中事,多秘而不述。醒后访之,果与梦符。
《宋史》:王氏妇粱某,婚后数月,遇元兵至,妇告夫言:“我不愿受元兵污辱,必死。若以后再娶,请告我。”不久,梁被元兵掳掠,不肯受辱而死。其夫因无子嗣,谋求再娶,梦其妻曰:“我死后生于某家,今已十岁,七年后,当再为君妇。”醒后,遣人至某家聘之,一言即成。问其女年庚,其诞生年月与梁氏死之年月相同。
野史笔记中的此类故事,更是不胜枚举。如《搜神记》卷十六:三国曹魏蒋济,为领军将军,封昌陵亭侯,其妻梦见亡儿涕泣而告:“我今在地下,为泰山伍伯,憔悴困苦,今太庙西讴士孙阿,将被召为泰山令,望母告父,嘱托孙阿,求他给我调换一个快乐的差事。”其母“忽然惊寤”。次日告夫,夫以为是梦。日暮,又梦亡儿言:“我来迎新主,暂得归家,明日中午新主上任,至时多事,不能再来。我父气强,难以感悟,故自诉于母,愿再告我父,为何不作一试验?”并言孙阿形貌甚详。其母再告蒋济,乃遣人访得孙阿,形貌果如梦示。嘱以亡子事,孙应允,厚赏之。蒋济想速知其验,派兵十步一岗,以报孙阿消息,辰时告孙阿心痛,至午时果然报孙阿命终。其后月余,蒋妻复梦亡儿来告:“已得调为录事。”此事又见《列异传》等。
又如《酌泉录》载:士人陈萃,妻杜氏生一子名善才,颇聪明,七岁上出痘而死。陈萃用墨在儿子尸体左股上做一标记,祷告说:“望你再来我家投生。”一夜梦善才来告:“我来投生已有了定期,望父亲勿再悲痛。”到辛丑年上元夜,又梦善才告言:“儿子再来。”这夜果然生子,左股上有黑色胎记,取名筠堂,做到观察官,常向人宣说轮回非假。
还有不少梦告托生为畜类的。如《香祖笔记》述:邯郸人侯二,不孝父母,一次因其母以米施乞丐,发怒打骂驱逐,妻子哭劝无效。不久,侯二全身生毒疮,溃烂而死。死后其子梦父来告:“我因忤逆,罚到京城宣武门西车子营张二家投猪胎,你快去救我!”其子依梦寻访,找到张二家,果见其家新生一猪崽,面如其父,但张二不许他买回。这事出在清朝康熙三十九年(1700)。又如《阅微草堂笔记》作者纪昀自述:先祖父性旷达,有某货郎借他的钱不还,且说负心话,他唯一笑而已。一天午睡起来,先祖父对先父姚安公说:“适才梦见某货郎,说他己死。”这时马房来报,新生下一只青骡,都说乃货郎来还债,对青骡戏呼货郎之名,骡即抬头作发怒状。货郎生前最喜弹三弦唱边关曲,有人对青骡弹唱这种曲子,青骡即竖起耳朵聆听。当时在纪家任教的辛彤甫,因此而作《述异》诗:“六道谁言事杳冥?人羊转毂迅无停,三弦弹出边关调,亲见青骡侧耳听。”诗作于康熙辛丑(1721)。又如《果报见闻录》言:崐山邬翙如,欠内兄沈伯蘧的银子,拟以两只小猪作抵。康熙十二年(1673)十二月二十八日夜,其弟邬右式梦见在自家猪圈边遇一男子,告言:“姓李,生前因奸淫一寡妇,今罚为猪,四蹄白色的即是。你哥哥要拿我抵还沈伯蘧的银子,伯蘧是我女婿,你可说明这因果,叫他切勿杀我。”右式梦醒,见家人正在猪圈里捉此猪,便说明所梦,弟兄俩亲送此猪到安禅庵放生。该书还载有金陵华山居道人梦告转生为驴等事。
还有梦见非属已故亲朋的鬼神告以某事,醒后应验者,也被视作鬼神托梦。载诸史册者亦甚多。如《后汉书·杨震传》注云:杨震之父场宝,九岁时至华阴山北,见一黄雀为鸱鸮所搏,坠于树下,为蝼蚁所困,取置箱中,饲以黄花,伤愈飞去。其夜梦黄衣童子再拜曰:“我西王母使者,感君爱护,持献白玉环四枚,令君子孙洁白,位登三公,如此环。”后杨宝生杨震,震生赐,赐生彪,四世三公,清白无比。此事被古人作为护生受善报的典型,与战国魏颗遇老人结草助擒敌事并列而成典故,“衔环结草”的成语,至今尚在沿用。《晋书·刘殷传》载:刘殷少时至孝,曾祖母王氏冬日思堇菜,殷哀祷于天,“声不绝者半日,忽若有人云:止,止声。殷收泪视地,便有堇生焉。”又夜梦神人告言:“西篱下有粟。”醒后如言掘之,得粟十五钟,铭文:“七年栗百石,紑以赐孝子刘殷。”食之七载方尽。《梁书·江紑传》:江紑幼年孝顺,父患眼病,紑侍奉将满月,夜间衣不解带,夜梦一僧告言:“患眼者饮慧眼水必愈。”其父遂舍宅为寺,敕名慧眼,寺成淘井,井水清冽异于寻常,依梦取水洗目而愈。《南史·何点传》:何点性孝,长绝婚宦,信佛法,人称“孝隐士”。少时患痢,积年不愈,后在吴中石佛寺讲经,昼寝时梦一僧形貌非常,授丸一掬令服之,醒后病愈,人以为淳德所感。同书《何允传》:何允通佛学,乐善素食,曾患病,其妻江氏梦神告:“汝夫寿尽,既有至德,应获延期,尔当代之。”妻果得病而死,何允病愈。何允八十六岁时,梦一神女携八十多人行列在前,俱拜于床下,醒后还能看见,使命人办理葬具,不久果然逝世。
《周书·达奚武传》:达奚武做同州刺史时,因天旱祀华岳神,以六十余岁人登山祈祷,暮不得还,籍草而宿,夜梦一白衣人执其手曰:“快辛苦,甚相嘉尚。”惊醒,更虔祷,至天明,降大雨。《明文·黄绂传》:四川左参政黄绂,按察崇庆州途中,有旋风起于轿前,不得行,绂曰:“此必有冤,吾当为理。”风遂散。至州,祷城隍神,夜梦若有言州西寺者,醒而发兵围寺,知有寺僧杀人沉于塘下,且多藏妇女于窟中。遂捕诛其僧。同书《贺逢圣传》载,大学土贺逢圣,遇张献忠攻陷武昌,被执,投墩子湖而死。乡人有梦神告言:“我守贺相殊苦,汝受而视之,有黑子在其左手。”乡入觉而异之,俟于湖上,果见一尸出,验之,左手有黑子,果为贺逢圣尸,虽死一百七十余日,而面色如生。报之于官,以礼安葬。又《徐学颜传》:徐学颜母病,祷于天,请以身代母,夜梦神人授以药。醒后按其形色觅之,得荆沥,其母饮之即愈。又《玉亭县君传》:伊府宗室典柄女,嫁杨仞,其夫未两月而亡,守节。万历二十一年,河南饥荒,其家饮食,母子纺织三日,不得一餐,相持恸哭,夜梦神告曰:“汝节行上闻于天,当有以相助。”母子所梦皆同。其子取屋后土作坯易粟,每日掘土皆得钱,因以度过饥荒。野史笔记中所记此类事更多,此不赘录。

网站首页  |  弘法利生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三摩地  |  虚幻之相,开谢不停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鄂ICP备18006431号